12 12
发新话题
打印

我很重要

我很重要

作者:毕淑敏

  当我说出“我很重要”这句话的时候,颈项后面掠过一阵战栗。我知道这是把自己的额头裸露在弓箭之下了,心灵极容易被别人的批判洞伤。许多年来,没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表示自己“很重要”。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我不重要”。
  作为一名普通士兵,与辉煌的胜利相比,我不重要。
  作为一个单薄的个体,与浑厚的集体相比,我不重要。
  作为一位奉献型的女性,与整个家庭相比,我不重要。
  作为随处可见的人的一分子,与宝贵的物质相比,我们不重要。
  我们——简明扼要地说,就是每一个单独的“我”——到底重要还是不重要?
  我是由无数星辰日月草木山川的精华汇聚而成的。只要计算一下我们一生吃进去多少谷物,饮下了多少清水,才凝聚成一具美轮美奂的躯体,我们一定会为那数字的庞大而惊讶。平日里,我们尚要珍惜一粒米、一叶菜,难道可以对亿万粒菽粟亿万滴甘露濡养出的万物之灵,掉以丝毫的轻心吗?
  当我在博物馆里看到北京猿人窄小的额和前凸的吻时,我为人类原始时期的粗糙而黯然。他们精心打制出的石器,用今天的目光看来不过是极简单的玩具。如今很幼小的孩童,就能熟练地操纵语言,我们才意识到已经在进化之路上前进了多远。我们的头颅就是一部历史,无数祖先进步的痕迹储存于脑海深处。我们是一株亿万年苍老树干上最新萌发的绿叶,不单属于自身,更属于土地。人类的精神之火,是连绵不断的链条,作为精致的一环,我们否认了自身的重要,就是推卸了一种神圣的承诺。
  回溯我们诞生的过程,两组生命基因的嵌合,更是充满了人所不能把握的偶然性。我们每一个个体,都是机遇的产物。
  常常遥想,如果是另一个男人和另一个女人,就绝不会有今天的我……
  即使是这一个男人和这一个女人,如果换了一个时辰相爱,也不会有此刻的我……
  即使是这一个男人和这一个女人在这一个时辰,由于一片小小落叶或是清脆鸟啼的打搅,依然可能不会有如此的我……
  一种令人怅然以至走入恐惧的想象,像雾霭一般不可避免地缓缓升起,模糊了我们的来路和去处,令人不得不断然打住思绪。
  我们的生命,端坐于概率垒就的金字塔的顶端。面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们还有权利和资格说我不重要吗?
  对于我们的父母,我们永远是不可重复的孤本。无论他们有多少儿女,我们都是独特的一个。
  假如我不存在了,他们就空留一份慈爱,在风中蛛丝般飘荡。
  假如我生了病,他们的心就会皱缩成石块,无数次向上苍祈祷我的康复,甚至愿灾痛以十倍的烈度降临于他们自身,以换取我的平安。
  我的每一滴成功,都如同经过放大镜,进入他们的瞳孔,摄入他们心底。
  假如我们先他们而去,他们的白发会从日出垂到日暮,他们的泪水会使太平洋为之涨潮。面对这无法承载的亲情,我们还敢说我不重要吗?
  我们的记忆,同自己的伴侣紧密地缠绕在一处,像两种混淆于一碟的颜色,已无法分开。你原先是黄,我原先是蓝,我们共同的颜色是绿,绿得生机勃勃,绿得苍翠欲滴。失去了妻子的男人,胸口就缺少了生死攸关的肋骨,心房裸露着,随着每一阵轻风滴血。失去了丈夫的女人,就是齐斩斩折断的琴弦,每一根都在雨夜长久地自鸣……面对相濡以沫的同道,我们忍心说我不重要吗?
  俯对我们的孩童,我们是至高至尊的惟一。我们是他们最初的宇宙,我们是深不可测的海洋。假如我们隐去,孩子就永失淳厚无双的血缘之爱,天倾东南,地陷西北,万劫不复。盘子破裂可以粘起,童年碎了,永不复原。伤口流血了,没有母亲的手为他包扎。面临抉择,没有父亲的智慧为他谋略……面对后代,我们有胆量说我不重要吗?
  与朋友相处,多年的相知,使我们仅凭一个微蹙的眉尖、一次睫毛的抖动,就可以明了对方的心情。假如我不在了,就像计算机丢失了一份不曾复制的文件,他的记忆库里留下不可填补的黑洞。夜深人静时,手指在揿了几个电话键码后,骤然停住,那一串数字再也用不着默诵了。逢年过节时,她写下一沓沓的贺卡。轮到我的地址时,她闭上眼睛……许久之后,她将一张没有地址只有姓名的贺卡填好,在无人的风口将它焚化。
  相交多年的密友,就如同沙漠中的古陶,摔碎一件就少一件,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样的成品。面对这般友情,我们还好意思说我不重要吗?
  我很重要。
  我对于我的工作我的事业,是不可或缺的主宰。我的独出心裁的创意,像鸽群一般在天空翱翔,只有我才捉得住它们的羽毛。我的设想像珍珠一般散落在海滩上,等待着我把它用金线串起。我的意志向前延伸,直到地平线消失的远方……没有人能替代我,就像我不能替代别人。我很重要。
  我对自己小声说。我还不习惯嘹亮地宣布这一主张,我们在不重要中生活得太久了。我很重要。
  我重复了一遍。声音放大了一点。我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这种呼唤中猛烈地跳动。我很重要。
  我终于大声地对世界这样宣布。片刻之后,我听到山岳和江海传来回声。
  是的,我很重要。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勇气这样说。我们的地位可能很卑微,我们的身分可能很渺小,但这丝毫不意味着我们不重要。
  重要并不是伟大的同义词,它是心灵对生命的允诺。
  人们常常从成就事业的角度,断定我们是否重要。但我要说,只要我们在时刻努力着,为光明在奋斗着,我们就是无比重要地生活着。
  让我们昂起头,对着我们这颗美丽的星球上无数的生灵,响亮地宣布——
  我很重要。   

TOP

我很重要!
作者:佚名
  
  我是日月星辰的灵光凝结,
  我是山川草木的精华汇聚。
  细数我们的一生,
  将会令我们多么惊讶:
  这具美好躯体的背后,
  是多少谷物和清水的转化!
  一粒米,一叶菜
  尚且是我们平日的珍惜,
  这具美好的躯体啊----
  却是亿万粒菽粟的提炼
  亿万滴甘露的濡养。
  我,天造的万物之灵,
  还敢对自己的美好躯体掉以轻心吗?

  我是亿万苍老树干上萌发的最新的一片绿叶,
  我是人类连绵不断的链条上最精致的一环,
  如此神圣的生命,
  却是两种染色体的亿万分之一机率的偶然组合,
  错过了一个短短的时辰,
  惊扰于一片悠然飘荡的落叶,
  哪怕是一声清脆的鸟鸣,
  可能就不会有如此的我!

  真的,
  我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作品
  我很重要!

  我很重要,
  我是父母一生倾情写就的孤本
  我是父母永远不可重复的绝章。

  如果――
  我生病了,
  他们的心会皱缩成冰冷的石块,
  他们会双手合十,祈求上苍,
  甚至愿以十倍的灾痛,
  来换取我的安康。

  如果――
  我不在了,
  他们那份慈爱,
  就变成了无所附丽的蛛丝,
  在空中失魂般地飘荡。

  如果――
  我成功了,
  哪怕是一次小小的成功,
  他们都会将这成功无限放大,
  渲染成可比日月的辉煌!

  如果,如果――
  我先他们而去,
  他们的白发会从日出垂到日暮,
  他们的泪水会汇成涨潮的海洋。

  真的,
  面对无法承载的亲情,
  我很重要!

  我很重要, (男女合)
  我和你是两种混淆于一碟的色彩(男)
  已无法分开。
  我原先是黄,(女)
  我原先是蓝,(男)
  我们共同的颜色是绿,(男女合)
  绿得生机勃勃,
  绿得苍翠欲滴。

  如果,如果――(男)
  我失去了你,
  胸口就缺少了生死攸关的肋骨,
  裸露着心房,
  我会在轻风中滴下点点血迹。

  如果,如果――(女)
  我失去了你,
  就像琴弦被齐齐斩断,
  抚摸着伤痛,
  我会在雨夜长久悲伤地啜泣。

  相濡以沫的同道啊,(男女合)
  我很重要,真的!

  真的,
  我很重要,
  我们是孩子至高至尊和唯一。

  我们是他们最初的宇宙,(男女合)
  我们是他们获取爱的生命海洋,
  如果我们隐去,
  他们就永失淳厚无双的血缘之爱,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如果我们失散,
  就会打碎他们圆满的童年,
  那深深的伤口,终生不会复原。

  不能没有你(男)
  伤口流血了,
  不能没有母亲的手为他包扎;
  不能没有你(女)
  面临抉择,
  不能没有父亲的智慧为他策划。

  真的,(男女合)
  对于我们的孩子,
  我们很重要!

  是的,(男女合)
  我很重要,
  你是我多年的相知,
  你的一个微蹙的眉尖,
  你的一次睫毛的抖动,
  我都能明了你此时的心情。

  如果,如果――(男)
  你不存在了,
  我就失去了一份不曾复制的文本,
  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不可填补的黑洞。

  如果,如果――(女)
  你不存在了,
  我的手指会在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上颤动

  如果,如果――(男)
  你不存在了,
  我只能写一张没有地址的贺卡,
  将它焚化成一只黑色的蝴蝶,
  把它放飞于无人的风中。

  相知多年的密友,
  你就是沙漠中的古陶,
  摔碎一件就少了一件,
  友情无法复制,
  买来再多的赝品
  也会让你觉得两手空空。

  是的,我很重要!

  我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主宰,
  就像我不能替代别人,
  别人也无法替代我。

  我的独出心裁的创意,
  是天空中翱翔的鸽群,
  只有我才能捕捉到它们的羽毛;
  我的匠心独具的创意,
  是散落在海滩上的珍珠,
  等待着我用金线把它们串起;
  我的人生之路风光旖旎,
  一直延伸到地平线消失的远方,
  布满了我喜悦或者感伤的足迹。

  是的,我很重要。
  我很重要!
  我要大声对世界这样宣布:我很重要!
  我听到了山岳的海洋的回应:我很重要!
  我很重要!
  我听到了自己的心脏在这种呼唤中猛烈地跳跃:我很重要!
  我昂起头,对着我们这个美丽星球上的无数生灵,
  响亮地宣布――
  我很重要!

TOP

为了“我很重要”,今后每次喝酒的时候,要庄重地敬自己一杯,而且要一饮而尽。

[ 本帖最后由 桑榆晚 于 2009-10-24 09:09 编辑 ]

TOP


    人本:一份份权利和义务的有机集合

TOP

我很重要是对自己说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

TOP


    物质不灭
    能量守恒
    我很重要

TOP

  
  不可小觑COLORS乃SIGNS MIX&MATCH PK之产物
参见: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extra=&page=46 453#

TOP

  
  @历史微距:李白名下的:“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两句诗,堪称脍炙人
口的千古名句,家喻户晓。但其中的“天生我材必有用”一句,很可能是后人修改的,并非
李白原作。李白的原作应该是:“天生吾徒有俊才”。

(微记录所刊文字不代表本刊编辑部观点)

——档案春秋2018年02期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mp;extra=#pid488230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3661362

TOP

  
  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都只是要么单纯从客体、要么单纯从主体角度去理解和把握对象,两者实际上都是一种“抽象的”理解,而“新唯物主义”则是从主体与客体统一的“实践的观点”去理解。所以,“新唯物主义”并非一套类似于“万物出于原子”或者“上帝并不存在”这样的关于宇宙论的声明,而是一项探讨实践中的人如何发挥作用的理论。在此意义上,“新唯物主义”就是“实践唯物主义”。

  
  第一,“新唯物主义”之所以是唯物的,在于其所唯之“物”不是与人无关的“自在之物”,而是“为我之物”。在这里,“新唯物主义”与旧唯物主义、唯心主义的根本区别并不在于“对象”的不同,而在于理解和把握对象的“方式”不同。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都只是要么单纯从客体、要么单纯从主体角度去理解和把握对象,两者实际上都是一种“抽象的”理解,而“新唯物主义”则是从主体与客体统一的“实践的观点”去理解。所以,“新唯物主义”并非一套类似于“万物出于原子”或者“上帝并不存在”这样的关于宇宙论的声明,而是一项探讨实践中的人如何发挥作用的理论。在此意义上,“新唯物主义”就是“实践唯物主义”。

  第二,“新唯物主义”之所以是历史的,在于其历史不仅是“研究对象”,也是“解释原则”。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也关注和研究历史,但旧唯物主义包括古典经济学主要是从实证主义的立场出发,对历史作了“非历史性”的实证化论证;而唯心主义者如黑格尔则在“绝对精神”自我运动的意义上,实现了对历史的“超历史性”的精神化阐释。在马克思看来,“历史”既不是“无人身的物质”的自我运动,也不是“无人身的理性”的自我发展,历史就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现实活动过程。在此意义上,“新唯物主义”就是“历史唯物主义”。

  第三,“新唯物主义”之所以是哲学的,在于其既不是抽象思辨,也不是经验实证,而是实践批判。它一方面区别于思辨哲学,正如马克思《〈科隆日报〉第179号社论》中所言,他强烈反对“哲学,尤其是德国的哲学,爱好宁静孤寂追求体系的完满,喜欢冷静的自我审视”[2]。所以,“新唯物主义”绝不是“思辨的唯心主义”。另一方面,它区别于“实证科学”。“新唯物主义”反对抽象思辨,但又没有完全退回到古典政治经济学那种“非批判的实证主义”之中,而是立足于“改变世界”即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的实践哲学之上。因此,“新唯物主义”本质上就是一种作为“批判的实证主义”的实践哲学。


——白钢:马克思“新唯物主义”之“新”在何处——纪念《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写作170周年.《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2016年第1期
转录自: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extra=&page=2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hread.php?tid=61492
相关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1&page=17 167#

TOP

  
  易之为书也!不可远;为道也屡迁,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

http://www.quanxue.cn/ct_nanhuaijin/XiChi/XiChi219.html
https://book.douban.com/review/5767413/

TOP

 12 12
发新话题

郑州档案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