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再论“备以查考性”是档案的本质属性》全文转载

  
  依德里达所言,档案沿着“特权的拓扑学”(privileged  topology)从私人转化为公共,这种特权无疑呼应了执政官对待档案的方式:针对档案中的个体记忆加以识别、统一与分类。“托付”不只是收集的过程,还进一步作为一个配置(configuration)系统,将档案中累计的元素重新组织。这种隐含的控制意味已令其背离了本源,因此档案“与其说代表着对本源的纪录,不如说是代表着一种对于本源解读的规定。在这个规则下,档案中的‘所有元素都被连接成一个完美组合的整体’,档案对记忆的破坏被所呈现的完美所涵盖。”1档案与本源分道扬镳的后果十分严重,执政官的介入不仅令档案成为了权力自身的书写,亦使得档案作为权力实施自我配置的一种形式,能够通过建立与管理档案的方式延续自身的存在。正如约翰·卡波托指出的:“疾病,失序,危机,与恶(evil/mal),它们缠绕着以档案为基础的文化……对于德里达而言,这些都是档案热病,都是本源与档案间关系失序的后果,都是未能铭记本源及其踪迹间距离的失败。”2在此,我们可以将福柯与德里达的档案观加以比对:对于福柯而言,档案与权力的关系发生在实证层面,是在功能性的名义下对于“具体”事务(陈述的规则,人的历史性身体与身份等)的“治理”,因而福柯的反档案即建立在中断这种治理的可能性之上;而德里达则力图将西方文明对于本源、起始的迷恋在档案中加以澄清,以说明档案中不存在纯粹记忆的铭写,而是介于权力对于本源的解读、规范与死亡驱力的毁灭之间的追忆(recall)状态——档案即是回到本源同时又抹除本源的无尽“重复”(repetition)。这是完全不同于福柯的历史观与时间观,从本质上讲,福柯是以系谱的方式对过去的档案展开系统性的颠覆(否定本源与权威),而德里达则力求探查档案化进行的过程,即一种正在发生的档案。

——作为档案的电影—理论与路径 杨北辰 北京电影学院 2017-05-01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d=486232&page=4
下文链接:
待续

TOP

续 1561#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age%3D6&page=8 78#
引用:
原帖由 伍振华 于 2017-12-9 08:25 发表
  
  档案是具有保存价值的文件精华,它所包含的情报信息,具有重要的凭证作用和广泛的参考作用。文件转化为档案后,所含的情报信息之价值比文件时的价值更为扩大,超出形成者使用的狭小范围,可供社会各方利用,发挥更大的效益。价值是文件转化为档案的条件,是决定档案如何保存和保存多久的主要因素。

——《档案管理小百科》编委会编,档案管理小百科,档案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第38页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extra=&page=7 61#
 

[ 本帖最后由 伍振华 于 2018-1-17 09:11 编辑 ]

TOP

  
  3.1.2关于档案管理。首先,档案概念。张定华认为,“所谓档,所谓案卷者,盖指保存于木柜之中,用于某件公务处理经过之记载而装订成册之关系文件而言。”[42]

——论民国行政学研究对近代中国档案学形成的促进作用 李章程 档案学通讯 2017-11-18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486372&page=10 94#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age%3D1&page=6 53#

TOP

  
  如果我们仍用“文件”作为档案的属概念,那么,这种狭义的档案概念自然将“人工合成档案”排除在外。但如果我们采用“历史记录”作为档案属概念,并适当的修正以往的定义,在定义中强调“被档案馆认证后保管”这一要素,而放宽其他要求,则就可能归属档案范畴。采用广义的档案概念,有助于档案工作者拓展思维,扩大视野,更能顺应库克在十三大主报告中所指出的由“国家档案概念”向“社会——文化档案概念”的变化趋势。显然,就广义档案概念而言,档案未必来自文件。

——文件与档案关系问题的思考 张照余 档案学通讯 1999-07-18
参见: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extra=&page=42

TOP

  
  为了应对电子文件所带来的挑战,国际档案界对电子文件的管理和长久保存,尤其是保障其真实性,进行了广泛的探讨研究。不同学者对此提出了不同的应对策略和方案①,但几乎所有学者一致认可的是真实电子文件的长久保存要从文件生成开始,并贯穿整个文件生命周期。换言之,档案馆必须积极介入对机构内部现行文件和半现行文件的控制和管理。比如,保证信息系统生成所需的文件,能够具有相关配置来保证电子文件的安全性(如审计追踪、访问权限设置),能够生成相关元数据,能够对文件进行分类、鉴定等其他功能需求。由政府资助的公共档案馆有责任和义务干涉和监督政府文件的生成,然而公共档案馆很少能够影响到私人文件的管理。这意味着一方面政府档案馆的职能从非现行文件延伸到了整个文件生命周期(即包括文件管理和档案管理的双重职能),另一方面政府档案馆对私人文件的收集进一步被弱化。
  
——潘未梅等(2015)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d=486189&page=8

TOP

  
  这些来自档案界内外的质疑之一是口述历史材料的原始凭证性——其档案属性的决定性标准,也是在口述历史实践方面档案馆与图书馆不分的一大原因(当然还包括历史上文字诞生前后就存在的图档不分以及美国特有的图档不分),视听档案观将档案的原始凭证性从理论上确定为记录真实而不是档案文字内容的真实性——这在事实上也解决了历史学对史料史实鉴定的理论问题。这种归属也同时解决了口述历史作为历史记录与历史陈述的问题。
  
  与此相应的是口述历史材料并不符合居于正统的公文档案那种“人类活动的副产品”特性,进而质疑口述历史访谈这种主动创建文献的工作与档案馆接收成形文件之间的冲突。视听档案观解释了人类档案活动本质上就是一种主动地将人类转瞬即逝的社会信息文献化的过程。

——张锦:再论作为视听档案实践的口述历史本体(2016)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extra=&page=3 23#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extra=&page=21 201#
  

TOP

  
  用满文撰写的官方文献保存下来,形成了各种类别的满文档案,但就其内容性质而言,主要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满文记事性档册,即官方历史记录;另一种是原始案牍公文的汇存。

——乔治忠:清朝官方史学研究(1991)
参见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age%3D1&page=7 68#

TOP

  
  ……《记忆之场》不但考察 “第二层次的事实”,诺拉还认为应采取与过去不一样的研究路径,即考察 “第二层次的历史”。这种历史关注法国的各种民族表征,但它较少关注历史事件本身,“而是对它们在时间中的构建、消失和其意义的重现感兴趣;较少对实际发生的过去感兴趣,而是对过去的不断的被利用、再利用和滥用,以及过去对于连续不断的当下的全部意义感兴趣;较少对传统感兴趣,而是对构建和传递传统的方式感兴趣”。易言之,第二层次的历史关心的是“过去在当下的整体功能及被操控的方式”。⑤

  第二层次的历史意味着,研究者关注的重心、问题导向乃至使用的材料,都与以再现历史事件本身的真相为使命的传统史学有了很大的不同。它的出发点在于,通过记忆传承到当下的历史事件,其形态和意蕴是有变化的,而何以发生这些变化则是研究者应关注的中心问题。对第二层次的历史来说,真正的问题是在事件发生之后人们如何去再现它。
  例如,维诺克对贞德故事本身 (即 “实际发生的过去”)着墨极少,作者关注的重点是贞德身后的故事。法国人对贞德的记忆只是到19世纪才活跃起来。但在整个19世纪,关于贞德的记忆是撕裂的,她既是天主教的圣徒,也是出身平民的爱国英雄,甚至是 “高级种族”的纯洁之花;天主教会、共和派和反犹主义者,都在利用或滥用与贞德有关的各种历史细节,对贞德记忆的争夺战鲜明地反映了当时法国的政治纷争。与其说维诺克是在讲述贞德,不如说是透过贞德讲述近现代法国的政治生活,并通过这段纷扰变幻的故事来回想 “法兰西天性”,认识这个 “既统一又分裂”的民族。⑥ 从这个意义上说,维诺克感兴趣的不是对贞德的回忆或记忆本身,而是后代人 (或曰 “连续不断的当下”)对有关贞德的记忆进行操控的方式和目的。

——“记忆之场”与皮埃尔·诺拉的法国史书写 黄艳红 历史研究 2017-12-25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extra=&page=8 72#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2&page=17 168#

TOP

发新话题

郑州档案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