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文件组成“三要素说”献疑

引用:
原帖由 伍振华 于 2012-8-5 19:18 发表

  刘东斌先生的"档案形成在前论"立论的大前提是存在问题的,是基于对档案的原始记录性的片面理解而形成的结论,将原始记录脱离于与之相对应的形成活动,没有看到原始记录形成活动对原始记录性的决定作用。此外,"档案形成在前论"在没有准确理解原始记录性实质的基础上,也没能把握其实质意义和作用,甚至以异化概念来支撑论点。

——归吉官(2009)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hread.php?tid=44208&page=3

TOP

  
Abstract
This paper describes the Social Networks and Archival Context project, built on a database of merged Encoded Archival Context - Corporate Bodies, Persons, and Families (EAC-CPF) records derived from Encoded Archival Description (EAD) records held by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the California Digital Library, the Northwest Digital Archives, and Virginia Heritage, combined with information from name authority files from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Library of Congress Name Authority File), OCLC Research (The Virtual International Authority File), and the Getty Vocabulary Program (Union List of Artist Names). The database merges information from each instance of an individual name found in the EAD resources, along with variant names, biographical notes and their topical descriptions. The SNAC prototype interface makes this information searchable and browseable while retaining links to the various data sources.
  
——Ray R. Larson… in Research and Advanced Technology for Digital Libraries (2011)

TOP

三、Inter PARES 1和2的主要成果

  
  Inter PARES项目根据每个阶段的研究设计产生了各种类型的调查询问结果。本文仅介绍两个主要结果, 应为这两个结果与本文重点讨论的问题最为相关:即数字文件的识别工具和保管链 (COP) 模型。还有几个Inter PARES 1和2的成果应用于第三阶段的工作中, 如果需要, 后面再予以介绍。
  用于识别数字文件的工具称为档案文献分析模板 (以下称为模板) , 包含了反映源于文件身份鉴定学和档案学这两个学科中文件概念的模块。如上所述, 这两个学科已经发展至彼此互补的知识, 一个用于单份文件, 另一个用于文件联合体。模板采用了两种类型的知识, 这两类知识的应用对鉴定文件的真实性还有一个附加的目的, 即识别数字文件, 鉴定数字对象文件在文件生成者各项活动中生成时的状态。对数字对象的文件状态进行鉴定的需求源自对这类实体的观察, 即, 虽然这些实体或许能够满足文件生成者开展活动的直接目标, 但由于以下原因导致不能实现长期保存文件的功能, 比如, 技术使得文件的内容、形式或两者轻易被改变, 或完全消失。换句话说, 数字对象可能不具有固定的形式和稳定的内容, 但是它们需要予以固化以实现文件的功能。在鉴定文件真实性之前先要对文件的状态进行鉴定, 因为在没有确定某一文件的真实性前, 文件的真实性没有受到质疑, 文件仍然可用, 但是容易被改变或不断改变的对象对于发生在最近一刻的改变之前的行为理解毫无疑问是无用的。如上所述, 文件身份鉴定学和传统档案学所研究的文件都是稳定存在于载体上的文件, 因此没有明确地确定对文件稳定性的要求。模板通过纳入Inter PARES对数字文件特性的研究结果来解决这一问题。利用模板, 对数字对象的文件状态和真实性的鉴定可以同时进行:分析的结果可以是一份文件 (也可以不是一份文件) 或是真实的文件 (或不真实的文件、被篡改过的文件) , 取决于数字对象可满足模板中条件的满意度。模板中的数字对象有五种状态:
  具有稳定的内容和固定的形式, 并附着在载体上 (Inter-PARES成果) ;
  涉及某一行为 (文件身份鉴定学和档案学) ;
  表现形式为档案全宗 (档案学) ;
  涉及五类人员, 即, 作者、撰文者、受文者、形成者和发起者 (文件身份鉴定学、档案学和Inter PARES研究发现) ;
  存在五种可识别的环境, 即, 司法——行政环境[1], 来源环境[2]、程序环境[3]、记录环境和技术环境。
  COP模型囊括了包含UBC项目成果在内的已有的全部Inter PARES数字文件研究成果。如是, 它涵盖了以真实形式保存数字文件相关的所有活动, 并描绘了达成此目的的完整过程。换句话说, 它既包括文件形成者执行的活动, 也包括文件保存者执行的活动。在最高层次, 它由四大活动构成:管理COP框架, 管理文件形成系统中的文件, 管理文件管理系统中的文件, 以及管理永久[4]保存系统中的文件, 这些大活动又包含各个层次的子活动。COP框架的管理包括对上述三个系统的设计, 产生诸如政策、程序、规则、工具和技术系统的功能需求等产品。对文件形成和管理系统的管理包括文件管理相关活动, 对永久保存系统的管理包括档案管理相关活动。由此, 该模型集成了文件形成者和文件保存者的视角。模型的完备性使其成为任何旨在保存数字文件的工作的指南;同时, 模型为活动和相应结果提供了定义, 从而保障了具体实施的灵活性和可修正性[5]。

——InterPARES项目:成果回顾与未来方向  谢丽; 王健; 马林青 档案学研究  2017-04-20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3&page=11
105#

TOP

  
  2.三种类型的信息包
  (1)移交信息包
  移交信息包是文件从形成者向OAIS移交时所形成的信息包。形成者和OAIS的协议中明确了SIP的具体形式。SIP概念强调了一个事实:文件未必按照其移交时的形式保存。例如,保存信息也许是由多个SIP所提交的信息内容组合,或形成者提供的信息不支持OAIS格式。因此,在转入归档文件库时,必须转换成另一种格式。而在形成者所提供的元数据不完整、不充分的情况下,在移交过程中,必须增加一部分。
  (2)归档信息包
  归档信息包是信息在OAIS存储并保护过程中形成的。AIP包含了数字文件在保管和存取过程中形成的信息,包括一整套用于支持其保护和存取的元数据。归档文件及相关元数据代表一个逻辑包,一般而言,它们的实体整理由OAIS的实施者完成,解决方案有两种:一是作为一个整体,统一保管,如在文件中嵌入元数据;二是采用实体分开、逻辑联系的方法。
  (3)发布信息包
  发布信息包是应查询请求将信息包传送给用户。DIP强调一个事实,即OAIS向用户发布的信息包与归档信息包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有可能不同。例如,图像文件在传输之前,可以从TIFF格式转换成JPEG格式;在内容数量上,一个DIP可以是一个或者多个甚至只是部分AIP;在传输的相关元数据方面,DIP并不需要包含一套完整的相关元数据,因为许多元数据对于利用者并无多大意义。

——杨迪:基于OAIS模型的归档接口实现(2016)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age%3D1&page=2
15#

TOP

    
  档案本身,就包括了档案工作在内的意思。因为档案的产生是出自档案工作的结果。档案在形成以前是以文书( 文件材料) 的形式存在的, 文书只有在经过档案工作者的鉴定、整理之后, 才得以成为档案。可以说, 档案和档案工作是相伴产生的。档案工作产生于档案形成的过程;档案是通过一定程序才形成的, 这一定的程序就是档案工作。
  
—— 为“中国档案史”正名  查启森  图书情报知识  1991-10-01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extra=&page=14
132#

TOP

发新话题

郑州档案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