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1234
发新话题
打印

一个人和他的期刊——胡鸿杰博士访谈

  
  档案学的研究……用一位前辈的话说,就是先要把档案及其管理活动弄明白,也就是要先把档案学研究所面对的“事情”弄明白。
  
  总之,当一些学风、方法、认识和态度,在数十年中没有给档案学带来根本改观时,难道我们还会将其再沿袭数十年吗?难道这些东西就没有改造的必要吗?我认为,现在是用毛泽东同志所倡导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有的放矢和实事求是“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时候了。
  
——胡鸿杰:“改造我们的学习”(2004)

TOP

  
  正如档案界所公认的那样,档案并不是社会组织管理活动的“直接”产物,就其主要部分而言,它是由社会活动中的直接产物——文件转化而来的;它对社会活动的反映,是从社会活动的直接产物中“脱胎”而来的。人们正是发现了档案作为一种阶段性产物同及其渊源的某种属性,并出于自身活动的需要,才将其保留、提炼、强化和系统化的。

——胡鸿杰:档案与文化(2004)
相关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extra=&page=3
28#

TOP

引用:
原帖由 伍振华 于 2013-9-28 16:25 发表
  
  在有文字记载的相当长的时间中,只有关于甲骨、简牍、簿书等的记载,到于它们究竟是文书还是属于档案,实际上是后人的一种“追认”,是不同研究者出于自身的需要对同一事物的不同描述。

——胡鸿杰(20 ...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age%3D4&page=4

TOP

  
  当然,就像任何理想的规划都不等于理想的结果一样,经典评价成果的实现还必须仰仗学术界同人的共同努力和学术环境的改善。但不论结果如何,作为一名学界和出版界的从业人员,提出并说明自己的观点,是历史赋予的使命。
  
——胡鸿杰(201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b75c030102wyqj.html
  

TOP

  
  近一二十年来,“档案信息资源”突然成为一个业界的专有名词。人们似乎在期待着这一专有名词的出现,能够拯救日渐势衰的学术研究,为档案职业的发展注入“活力”。其实,则其要旨,信息不过是物质的一种表征,信息的功能仅仅在于消除不确定性。在社会语境中,需要“消除不确定性”的行为是选择;在包括档案职业在内的管理语境中,需要“消除不确定性”的行为是决策。在第十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赫伯特·西蒙(Herbert A.Simon)看来,“管理就是决策”。因此,信息只有相对于管理及其成果而言才能构成资源。也就是说,“信息资源”影响“管理”的作用形式,是通过服从于管理(决策)需要得以实现的。在“管理(决策)需要”尚未形成的时候,独立存在的“信息资源”是不存在或者仅仅是“潜在”的。如果档案职业从业人员,希望自己的拥有的档案成为“管理资源”的话,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研究和分析管理(主体)的需求。通过这种“研究和分析”,掌握管理“需求”,然后才是根据管理需求整合自己的“档案信息”,使之成为可以介入管理并且影响其目标的“资源”。

  如上所述,仅仅拥有信息载体并不能说明拥有“资源”,而掌握“管理需求”信息的主体才是“信息资源”的拥有者。如果说档案可以成为一种“信息资源”或者“档案信息资源”的话,那么就意味着这种资源与管理(决策)需求之间存在某种“连接”,并因此导致这种资源形态的常态化。
  ……
  顺便需要提及的是,即便政府承诺“面向社会的档案信息资源”,也未必能够真正实现档案资源的完整保存或者形成完整的社会记忆。结论非常简单,在一个已经形成的多元社会中,一元模式是无法满足社会发展的。

——胡鸿杰:《面向社会的档案信息资源规划研究》•序(2017-01-14 11:0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b75c030102wq1h.html

TOP

 35 1234
发新话题

郑州档案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