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一个真正学者的必备品质

引用:
原帖由 fly 于 2010-3-20 20:51 发表

很多人都以为档案是一种物质,其实档案是一种理念。很多人只看到了它作为物质存在的那一面。
一个档案工作者如果只看到其作为物质的一面是可以理解的,而一个档案学者看不到其作为理念的一面,是断不能再称其为档案学者的。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1&page=34
337#

TOP

  
  今天,现代化的产业和观念越来越消解并颠覆着中华传统文化的生态和心态,越是如此,同情地理解中国古典和中华元典的人文姿态也就显得越重要。所以,陈寅恪上个世纪30年代初在《冯友兰中国哲学史上册审查报告》中,要求国学研究者以“了解之同情”的眼光与精神,去透视古人立说的苦心孤意[14](P507);钱穆抗战中期在《国史大纲》中,呼吁有良知的中国人满怀“温情与敬意”,以俯瞰本民族漫长悠久的历史[15]。如此,通过“人文学关怀”去为“解释学技巧”设定合理的边界,实质上是以诠释者的“先见”去合理地解读经典作品和经典作家的“原意”。

  不妨再次回到《孟子》中有关舜的两个案例。如前所述,刘清平先生的“非善意解读”立足的是儒家孝道思想与腐败行为相关的“先见”。所在,我们却试图表彰另一种“先见”,亦即要以“同情地理解”去护守中国古典和中华元典。但是,这两种“先见”在本质上却是不同的。要言之,非善意的“先见”可能将原作者的“原意”以夸张乃至扭曲的形式表达出来,这种“过度诠释”乃至“诠释暴力”并不有利于中国古典和中华元典在全球化时代的进一步发展与完善;相反,善意的“先见”坚持以“古为今用、推陈出新”与“中和位育、和而不同”的原则去释放并读解原作者的“原意”,强调通过“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费孝通语)[16](P8)的十六字方针来实现世界文化的多元与和谐。在此,自然不是说“合理的诠释”必须无条件地屈从于“同情地理解”,不过,善意的“先见”在价值立场上要高于并优先于非善意的“先见”,却是衡量一个人文科学工作者是否具备真切的人文学关怀的起码条件。

  “在思想的行业中,从这些同伴里,/不少人会成为工匠。/于是其中一人出乎意料地成为大师”[17](P16),然而,作为一个越来越壮大并成熟着的“阅读/研究共同体”,中国哲学史学科未尝不可以心存培育学术大师的良好愿望。当然,如果说一个人是因其“特殊”的问题意识而成为学术大师的,那么,“一切认识只有作为再认识才叫认识”,他的“特殊”的问题意识必定是从“一般”的问题意识出发并逐步不同于同行的。“只有熟悉而普遍的理解的支持才使进入异己世界的冒险成为可能,才使从异己世界中找出一些东西成为可能,从而才可能扩大、丰富我们自己关于世界的经验。”[9](P16)有鉴于此,通过以上叙述,笔者将中国哲学史研究领域的“一般问题意识”概括为三个方面:既要老老实实地去锻炼“不负有心人”的文献学功底,又要驾轻就熟地去实现“功夫在诗外”的解释学技巧,更应该情真意切地去落实“得失寸心知”的人文学关怀。越是“一般”的东西,做起来可能也就越“难”,但是,“难”决不可怕,“难”是一种考验,“难”也将真正地成就新世纪的中国哲学史研究的丰美和辉煌。

——文献学功底、解释学技巧和人文学关怀——论中国哲学史研究的“一般问题意识”
2017年09月30日 20:29 来源:《中山大学学报:社科版》 作者:杨海文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486261&page=45
全文链接:
http://www.cssn.cn/zhx/zx_zgzx/201709/t20170930_3659727.shtml

TOP

发新话题

郑州档案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