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1234
发新话题
打印

选择与结果

什么最重要

  
  无论你是否已经准备好,那一天终会走到尽头。那时,太阳将不会再升起,时间将会终止。你所聚集的一切,无论是你铭记于心的,还是已经忘却的,都将流入他人之手。

  无论是你拥有的,还是别人赋予你的,你的财富,你的名利,和你一时的权利都将与你不再相干。

  你的怨恨、憎恶、挫折和嫉妒将最终消失。

  与此同时,你的希望,你的抱负,你的计划和你的日程安排也都将终止。那些看起来曾经很重要的成功与失败也将慢慢地失去色彩。

  你从哪里来,你的生活轨迹是什么,这些都不重要。

  你是否美丽聪明不重要,你的性别、肤色和种族也毫不相干。

  那么,什么重要?该如何衡量你有生之年的价值?

  重要的事情不在于你买了什么东西,而是在于你创造了什么东西;不在于你得到了什么,而是你给予了什么。

  重要的事情不在于你的成功,而在于你生命的意义。

  重要的事情不在于你学会了什么,而在于你传授了什么。

  重要的不是你的能力,而是你的性格。

  重要的事情不在于你认识多少人,而是在你离开的时候多少人会认为这是永远的缺憾。

  重要的不是你的记忆,而是那些爱你的人的记忆。

  重要的是你会被记住多久,被谁记住,为什么记住。

  度过一个有意义的一生并非是件偶然的事。

  这不取决于你的环境,而取决于你的选择。

  选择有意义的生活吧!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2&page=17 162#

TOP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If we have chosen the position in life in which we can most of all work for mankind, no burdens can bow us down, because they are sacrifices for the benefit of all; then we shall experience no petty, limited, selfish joy, but our happiness will belong to millions, our deeds will live on quietly but perpetually at work, and over our ashes will be shed the hot tears of noble people.

——马克思:《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
https://weibo.com/p/1001603952950069356767

TOP

  
  当代史的写作当然充满硝烟, 但是要相信:未来一定会感谢今天不为名利同时又不畏牺牲的作者。

——当代艺术史究竟写不写? 吕澎 艺术当代 2018-04-10

TOP

  
  “非善意解读”与“善意解读”的双管齐下,显示了诠释者要在方法论解释学强调的“原意”与哲学解释学强调的“先见”之间努力求得解释本身的“客观性”。然而,在“孟子腐败事件”中,为什么从原作者的“原意”出发的解释是善意的,而从诠释者的“先见”出发的解释却是非善意的呢?既然“非善意解读”与“善意解读”之间存在着紧张和冲突,那么,在解读《孟子》中有关舜的两个案例时,我们如何才能通过对历史本身的渗透,进而保证解释的“客观性”,并最终实现诠释学的使命呢?有了这一“发问方式”以后,我们在此也就必须特别提倡这样的“答问策略”,亦即,务必要通过“人文学关怀”去为“解释学技巧”设定合理的边界,从而避免“过度诠释”乃至“诠释暴力”在中国哲学史研究领域中的出场。

——文献学功底、解释学技巧和人文学关怀——论中国哲学史研究的“一般问题意识”
2017年09月30日 20:29 来源:《中山大学学报:社科版》 作者:杨海文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486261&page=45 450#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extra=&page=27 262#
全文链接:
http://ex.cssn.cn/zhx/zx_zgzx/201709/t20170930_3659727_4.shtml

TOP

  
  (一)文件与档案的密切关系 
 
  具体来说,“档案由文件转化而来”指的是文件是档案的前身或源头,这一点在各国档案法规或档案学论著提出的档案定义中已得到清晰的显现。

  “档案是文件中的特殊部分”指的是并非所有的文件都能转化为档案,档案只是文件中的特殊部分。这些特殊性主要包括:档案是具有长期或永久价值的文件;档案是由特定场所永久保存的文件;档案是有机联系的文件载体;档案是非现行文件。

——黄霄羽:外国档案事业史(第二版、第三版 2011,2015)

TOP

  
  教育正是借助于个人的存在将个体带入全体之中。个人进入世界而不是固守着自己的一隅之地,因此他狭小的存在被万物注入了新的生气。如果人与一个更明朗、更充实的世界合为一体的话,人就能够真正成为他自己。

——〔德国〕雅斯贝尔斯:《什么是教育》
参见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1&page=19 184#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hread.php?tid=46724&page=17 166#

[ 本帖最后由 伍振华 于 2018-6-20 23:26 编辑 ]

TOP

商人的四个妻子

  
  以往,有一己娶了四个妻子,第四个妻子深得丈夫钟爱,不论坐着站着,丈夫都跟她形影相随。第三个妻子是通过一番辛勤才取得,丈夫时常在她身边花言巧语,但不及对第四个妻子那样钟爱。第二个妻子与丈夫时常见面,相互宽慰,宛如友人。但凡在一块就彼此知足,一旦分别,就会相互想念。而第一个妻子,简直像个婢女,家中一切沉重的劳动都由她充当,她身陷各种烦恼,却毫无怨言,在丈夫的心里近乎不曾位子。
  
  一天,这一己要出国做远途旅游,他对他四个妻子说:“你肯跟我一块儿去吗?”第四个妻子回复:“我可不情愿跟你去。”
  丈夫恨她绝情,就把第三个妻子叫来问:“你能陪我一块去吗?”第三个妻子回复道:“连你最疼爱的第四个妻子都不情愿陪你去,我为什么要陪你去?”
  丈夫把第二个妻子叫来说:“你能陪我出国一趟吗?”,“我受过你恩情,能够送你到城外,但若要我陪你出国,恕我不能允诺。”
  丈夫也痛恨第二个妻子冷酷无情,对第一个妻子说:“我要出国旅游,你能陪我去吗?”第一个妻子回复:“我离去父母,委身给你,不论苦乐或生死,都不会脱离你的身边。不论你去哪里,走多远,我都必定陪你去。”
  他平时心疼的三个妻子都不肯陪他去,他才不得不携带决非意中人的第一个妻子,离去都城而去。

  本来,他要去的国外乃是亡故世界。具有四个妻子的丈夫,乃是人的意识。
  第四个妻子,是人的身躯。人类心疼肉体,不亚于丈夫体恤第四个妻子的状况。但若大限来到,性命终结,灵魂总会担负着现世的罪福,寂寞寂寥地离开,而肉体轰然倒地,不曾措施陪着。
  第三个妻子,无异于世间的财产。不论多么辛勤贮存起来的财富,死时都不能带走一分一毫。
  第二个妻子是父母、妻儿、兄弟、亲戚、友人和仆佣。人活在世上,相互心疼,彼此想念,如胶似漆。死神当头,也会哭哭啼啼,送到城外的坟墓。用不了多久,就会逐渐忘却了这件事,从新投入于生计的奔走中。
  第一个妻子则是人的心,和我们寸步不离,生死不离。它和我们的牵涉如此亲密,但我们也轻易疏忽了它,反而专心致志于虚幻的色身。

摘自:
http://www.zuowenzhang.com/14/139106_2.html

TOP

引用:
原帖由 伍振华 于 2015-8-9 12:36 发表
  
  ……
  兰克相信通过“史料批判”也就是史料鉴定可以判断史料的真实程度,并且归纳了一套判断的原则,比如最接近事件的证人是最好的证人、应使用原始档案等。但他自己也知道:“有的人抄袭古人,有的人为未来的时代寻找历史教训,有的人攻击某些人或为某些人辩护,有的人只愿记录事实。”可见,即使采纳最“科学”的方法,仍然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即“过去发生的事”一旦被记录,就加进了记录者的个人倾向(转引自并参见朱本源:《历史学理论与方法》,第440~441页)。

——钱乘旦2013
摘自: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age%3D1&page=3 30#
参见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extra=&page=16 160#

TOP

  
   我们必须有所选择。我们必须不断选择。
  …………
  但我的目的并不是要自命不凡地终结历史。“终结历史”有两个含义:一是从时间意义上看,历史作为“过去”,不待人们去终绝,它自己就早已自动终结了;一是从历史本身看,历史作为现实,又永远无法真正终结。所以,终结历史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当然,也可以把终结历史解释为:我们并非不再拥有历史,我们并非要割断自己同历史之间的所有联系,而只是希望有另外一种新的历史。这种解释诚然有些道理。但它究竟有什么意义呢?至于所谓的“超越历史”更是纯属想入非非的无聊之举。其不能成立的理由如同终结历史一样。

  实际上,就其历史本身而言,我甚至不敢轻率地说“创造历史”,而只能小心翼翼地使用“书写历史”。我想说的是:我们都是历史的书写者。

——雷戈:《没有历史的历史学——史学危机批判》补记(一九九八年七月十六日)
参见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4&page=18 180#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1&page=17 168#

TOP

  
  真正的剥削来自权力,而非资本
  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955.html

  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
  http://dangjian.gmw.cn/2017-02/28/content_23846557.htm

TOP

 40 1234
发新话题

郑州档案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