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12
发新话题
打印

建立“中国古文书学”将极大推动中国史学研究创新与发展

学界研讨太行山文书史料价值

  
  刘广瑞 《 光明日报 》( 2014年01月29日   14 版)

    近日,邯郸学院入藏了一批主要来源于晋冀豫交界太行山区的民间文献,时间上从明清一直延续到新中国成立后的20世纪70年代,总数量有12大箱约10万件左右,是研究明清以来太行山地区社会历史变迁的珍贵资料,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为了更好地开展文书的整理与研究,邯郸学院举行了“太行山文书入藏邯郸学院学术座谈会”。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首都师范大学、浙江大学、河北师范大学、河北大学、河北省社会科学院等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的20余位历史和文献学方面的专家学者参加会议。与会学者认真考察了太行山文书资料室和部分展出文书,并围绕文书的内容、特点、定名、学术价值以及下一步如何开展整理研究等相关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关于太行山文书的内容、特点和定名。邢台学院教授、太行山文书原收藏者乔福锦介绍了这批文书的来源、内容和特点。他指出,这批文书是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搜集的,后来不断从旧书市场、旧货市场、古玩市场以及农民家中发现相关资料,经过二十多年的精心搜集特别是近十年来较大数量的发现,形成这批文书的现有规模。从文书的来源地来说是以太行山区为重点,地域上涵盖河北、山西、山东和河南四省,内容包括了大量明清以来各时期的个体文献、宗族文书、村落档案、教育文献、日用类书等五个类别。这批文书地域上涵盖晋冀鲁豫四省,时间上延续数百年之久,内容上具有系统性。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黄正建认为这批文书最重要的特色就是日用类文书居多,通过这些文书我们可以了解不同时代、不同阶层的普通人的生活;它虽然包含了大量近现代的内容,但与简帛学、敦煌学、吐鲁番学等一样都应属于“古文书学”研究的范围。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魏明孔指出,这批文书最大的特点是反映下层社会的民间文书占多数,包括了社会生活方方面面,尤其是经济史方面的内容,对于开展系统的经济史研究很有价值。河北大学教授杨学新指出这批太行山文书的价值首先体现在它的原始性上;其次是来自于民间,反映的是普通百姓的生活;再次是区域的范围较大且相对集中,能够更准确地反映民间老百姓的历史。对于这批文书的定名,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孙继民等专家认为应该参考学术界相沿成袭以文书出土地或者来源地的定名方法,例如敦煌文书、黑水城文献、徽州文书、清水江文书等均是以文书来源地的自然地理单元或政区所在来命名的,而这批文书是以太行山区的涉县、武安、昔阳、平顺、邢台县等地为中心,定名为“太行山文书”比较合适。

    关于太行山文书的学术价值。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史金波认为这批文书入藏邯郸学院开辟了一个广阔的学术领域,它与秦汉魏晋简牍、敦煌吐鲁番文书、黑水城文献连成一线,构成了一个特殊的文献链。这批文书没有经过人为的剪裁,反映的是鲜活的民众生活,可以说具有无可替代的价值。浙江大学教授刘进宝认为太行山文书如果能结合传统史籍材料进行研究,必将能够成为新的学术增长点。河北师范大学教授武吉庆、张同乐从新文化史角度分析指出,对于明清以来的河北地方史、华北乡村社会史等区域史研究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运用好这些材料,会使史学更接地气,使成果更为丰满,更有学术含量。《中国史研究动态》编审刘洪波认为从开展区域社会史研究的角度来看,这批文书的实际价值或许比某些“正史”要大,它更能反映历史的真实面貌。

    关于如何进一步做好太行山文书的整理研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郝春文认为当前首要任务是对文书进行整理编目,可采取现代的分类法和文书的实际情况相结合的折中原则。其次是要有计划有步骤地选一批重要文书公布出版。再次是要借鉴敦煌吐鲁番文书、黑水城文献的整理方法系统科学地去研究,要注重文书原有的属性和其原来发生地的信息搜集,尽量保存历史信息的丰富性和完整性。孙继民等专家还建议太行山文书整理的原则应该像敦煌吐鲁番文书整理那样,尽可能地保存文书的原始信息,在文书研究上也要参考敦煌吐鲁番文书规范,尽可能地反映学术传承。
  
相关链接:
孙继民:古文书学视野下太行山文书的定位、特点和价值(2014)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1&page=20
193#帖

TOP

  
  “公文”属直接的史料,为事实记载所自出,同时又为古物.表现一
种事实的真象成分多.所以“原形的公文”对于历史的记载极有价值。
欧洲中世纪记载缺略,除若干修士编辑的编年史、杂著以外,只有许多
种公文流传下来。因此公文一类的古文书,就成了欧洲中古史构成的
重要史源。史学家既无满意的记载可凭.因此对中世纪的法律行政,与
政教相持的关系,更不得不仰赖这些流传下来的公文,作为考史记事的
原料。有了这个原因,欧洲古文书学的研究,在历史学上获得极重要的
地位。材料因缺少而贵重,有许多学者曾将这些公文加以搜罗,由国家
资助编成各种类编.供人研究。主要的公文如“帝与王的诏令”、“教皇
的圣谕”之类.虽未完备.大致已具规模。不过公文都系片段的东西,搜
辑难期完善。数量既多,编辑出版也颇不容易。为便于检寻计,只得分
门先编提要,将已搜罗的公文,依性质(如帝王公文、教皇公文、私人公
文等)、时代划分归类。先择录公文内容的事由,说明从何处颁发,现存
何处,有无副本或翻印,以备学者的检查,像我国的《四库全书提要》一
样。[欧洲关于普通公文的提要.当推阿斯台来(H.()esterley)著的
Ⅸ公文汇编指南》(We97LPciscY dutch die Literatm‘del’Urkunden
Sammlungen).1885年出版。关于德国和西欧各国的公文,当推布瑞
斯劳教授(Prof.H.Bresslau)著的《德意志与义大利的古文书学》
(Handbu(’h der UrkundenlehrP^厂Deuts(、hland und ltalien。第二版.
1912—1915.三大册)。重要的选集,影印原物.附带解释的,当推史提
芬(F.Steffens)的《拉丁文字学))(Lateinische palaographie).1903。]

——黄人望,柳诒徵,李季谷,姚从吾撰;李孝迁编校,史学研究法未刊讲义四种,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12,第210页

TOP

  
  中国历代形成的史书、史料之多,是世界之最。由清朝官方编纂、
皇帝亲自审定的典籍汇编《四库全书》中,“史部”是四部之一,都是
直接的史料或纯粹的史书,在其中三部“经”“子”“集”中实际也有
大量间接的史料。每一朝代的“正史”少则几十卷,多则数百卷;各
种“政书”“诏令”“奏议”“经世文编”“会典”“则例”等洋洋大
观;皇帝的《实录》更是卷帙浩繁,记载详尽。没有整理过的原始资
料多得无法统计,如长期保留在明清内阁大库的档案,曾经被当作废纸
处理,被学者抢救下来的只是其中一部分,但数量已以百万计。

——葛剑雄著,追寻时空,广东人民出版社,2015.03,第589页

TOP

  
  《中国大百科全书》于“文献学”的定义是,“以文献和文献发展规律为研究对象的一门学科。研究内容包括: 文献的特点、功能、类型、生产和分布、发展规律、文献整理方法及文献与文献学发展历史等”,所附英文为 documentation science 或 documentics; 在述及西方文献学时又称,“西方文献学也有较长的发展历史。但汉语‘文献学’在西文中没有确切的对应词”。①对此,米辰峰先生在《马比荣与西方古文献学的发展》( 以下简称“米文”) 一文中指出: “从逻辑上讲,源于西方的‘文献学’没有西文对应词是不可能的; 现代文献学必然是从古代文献学嬗变而来”,“与广义校雠学类似的西学理应是 diplomatics 或者 paleography,虽然它们曾经分别译为‘古文书学’和‘古文字学’,其实现在都可以译为‘古文献学’……”。②显然,“西方文献学……较长的发展历史”,米文认为是以“diplomatics 或者 paleography”为发端,时间在十七世纪晚期。

——西方古典文献学的名与实 张强(2012 )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extra=&page=2
14#
注释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age%3D1&page=9
85#

TOP

  
  1.1 THE CONCEPT OF RECORD IN DIPLOMATICS

  Diplomatics deals with the concept of archival document--or record--in the
singular, because its analysis is carried out at the item level. This approach suits
the first aim of identifying those elementary components of the individual record
that an electronic system must be able to recognize. It also suits the functionality
of electronic systems, which must control the entities within a system at the item
level. The diplomatic definition of archival document refers to it as "the written
evidence of a fact having a juridical nature, compiled in compliance with
determined forms, which are meant to provide it with full faith and credit.,,3 Thus,
a record presents three fundamental requisites. It is written, that is, affixed to a
medium in an objectified and syntactic (Le., governed by rules of arrangement)
way. It has a relationship with a fact taken into consideration by the juridical
system within which it is produced.4 It is compiled in a pre-established and
controlled form aimed to ensure its trustworthiness.

——Luciana Duranti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extra=&page=3
25#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hread.php?tid=59043&page=4
31#

TOP

4
The stability of the record, as determined by its fixed form and its unchangeable
content, is only implied in the part of the archival definition that reads that a record is a
document (i.e., rather than just data or information), but it is explicitly stated in the
diplomatic definition and concept of record. (See Luciana Duranti, Diplomatics. New
Uses for an Old Science (Lanham, Maryland, and London: The Scarecrow Press, Inc.,
The Society of American Archivists and the Association of Canadian Archivists, 1998),
pp. 41–58.

——Luciana Duranti(2006)

TOP

  
  旧档案为古文书学及古文字学之对象

——旧档案之保存与整理
作者:滕固讲;谢葆元记
1935

TOP

 17 12
发新话题

郑州档案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