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

  
  社会记忆观赋予了档案工作者在决定社会是“记忆”还是“遗忘”中的重要角色。20世纪中期以后,有学者逐渐开始意识到档案资源在“记忆”与“遗忘”背后所深藏的权力要素,既有档案资源体系对社会中的个人和群体的记录还有记忆的忽视和排斥,他们在这个基础上,开始不断反思和追问。“我们真的应该花费那么多的努力来保管大量的官方档案,而不是保管体现人类生活的文件,体现艺术、音乐和情感的档案,体现人类为正义和人权而斗争的档案,甚至是体现这个星球本身的档案?”这一反思性的提问在档案领域里面非常特殊,具有重要意义,代表着档案工作者首次从内部开始反思其职能转型的必要性,越来越多的人呼吁档案工作者应实现由“被动的文件保管者”到“积极的记忆构建者”的角色转变。加拿大著名学者特里·库克主张,每一份文件都是由其生成者形成的,然后由档案工作者呈现或是表达的,认为“档案工作者是建构社会和历史记忆的积极因素。在此过程中,他们不仅有义务保护、记录过去,还有责任把未来的需要和期望铭记于心,唯其如此,才更能反映社会的价值。因此,档案工作者要牢记自身的历史责任,增强在建构社会记忆中的主体意识”。

  上述这种角色转变实际上对传统档案工作者作为“客观”“中立”“无偏见”保管者的角色提出了挑战。事实上,早在1970年,美国学者霍华德·兹恩便在美国档案工作者年会上,首次对档案工作者的“中立性”进行了批判,称“所谓的中立,就是一个虚假概念,是档案事业固有的政治本质的一种危险的消极回避。因为档案的中立性允许档案工作者以一个低成本为代价来维持现状,来反映和加强社会的经济和政治差异”,并强调“档案工作者应该建设体现普通群众的生活、希望和需求的记录体系”。这个关于档案保存以及历史选择的权利不对称关系的观点打开了批判档案实践固有的政治本质的大门,在当时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和争议。40多年过去后,这个理念在21世纪指出重新被“档案记忆观”所激活和强化。


档案工作者:社会记忆的积极构建者
作者:加小双 周文泓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12-20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extra=&page=7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age%3D1&page=5

TOP

  
  档案作为表意象征符号, 不仅是人类共同体生产、传递基础信息, 交流、互动各领域思想的多元化情境框架, 而且能够塑造、标识人类赖以生存、发展、进步所需的社会文化环境、社会通行的行为规范准则与价值标准体系。在人类社会生活实践中, 档案被以启示、教育、引领、标识、规范、建构、表达等各类社会化方式镶嵌于各个独立个体的生活里, 全方位多层次继而实现文化规范、标识、约束作用, 从而建构起通行化的人类准则体系。比如现实生活里, 日益规范化、全面化的安全、保密、行为规范、纪律等制度体系, 是规范档案工作者日常行为的准则体系;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核心的国家普泛化价值标准文本、影像档案, 其社会化功能基于倡导个体、群体、组织的思想价值观念、目标设定、选择都能适合于通行的主流意识形态。当前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建设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发展的思想, 着力调整文化体制机制, 构建大文化格局, 就要求档案工作者必须认清角色、转变观念, 从“特权的保护人”的管理者变换为公民个体权利的坚定守卫者、群体组织的力行服务者和社会思想文化的广泛传播者。

  档案是不可或缺的文化财富和社会资源, 丰富化了的空间资源, 催生了档案发挥凭证、教育、规范、记忆功能, 成为人类社会历史图景的全方位映射。因此, 档案工作者更应主动履行职责确保空间资源的质量、价值和可用性, 满足个体和社会公众的档案需求, 充分发挥档案的社会化职能, 促使其多元、全面反映人类文明发展进步的变迁。

——符号、记忆与空间:档案的一项社会学分析        唐晓英; 刘棱菁        中小企业管理与科技(下旬刊)        2017-11-25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extra=&page=5

TOP

  
  在德勒兹的《福柯》中,第一句便是:“一位新的档案管理员已在城里被任命。”而在当代的场景中,这位管理员的身份很可能是一位艺术家(电影人)。在晚近的艺术实践中,“档案转向”已是不可忽视的潮流。艺术家经由各异的方式寻找、开启、激活甚至“虚构”档案,在其内部的制度性压抑力量与可释放的潜能之间开展工作。“作为档案的电影”即是对此情形的回应。因其再现与记忆世界的能力,电影的运动-影像已构成人类历史上规模最为庞大的影音档案库,形成了极其多样的地貌与深厚的地层,其间布满了可再拷掘的线索与被遗忘的片段。

——作为档案的电影—理论与路径 杨北辰 北京电影学院 2017-05-01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1&page=18

TOP

  
  3. 术语和定义
  ……
  3.15 形成者creator:
  在个人或集体活动活动过程中形成、积累或维护文件的法人团体、家庭或个人。
  ……

——安小米等:文件档案管理系统功能要求最佳实践规范(2008)

TOP

引用:
原帖由 fly 于 2010-3-20 20:51 发表

  很多人都以为档案是一种物质,其实档案是一种理念。很多人只看到了它作为物质存在的那一面。
  一个档案工作者如果只看到其作为物质的一面是可以理解的,而一个档案学者看不到其作为理念的一面,是断不能再称其为档案学者的。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1&page=34
337#

TOP

  
  因此,要改变目前两者过分“脱离”的现状,也要靠双方协同努力。一是档案学理论要“实践化”。档案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应用性学科,它所面对的是档案工作、档案事业建设活生生的现实。因而理论构建的基本维度只能由实践来担当。有学者提出档案学研究路向要从体系意识转变为问题意识,从理论思辨转变为应用政策研究,是切中时弊的。学界要及时、深入地把档案工作实践纳入研究视野,用鲜活的实践滋养理论,使档案学理论的发展走向科学化、朴实化。二是档案工作实践要“理论化”。档案部门领导和实际工作者要增强理论意识,提高理论素养,学会选择、借鉴和应用适合自己工作实际的档案学理论。在尊重和重视理论的同时,要身体力行参与理论研究。事实上,许多档案学理论成果的建树都是由档案工作者主导的。档案部门要参与文化建设、服务社会民生,缺乏正确的理论作依据和指导,那样的实践模式只能是应景式、碎片化的,难以取得长远的良好效果。三是要促进学界与实际工作部门的融合。档案学理论与实践的“脱离”,其中重要原因是档案专业教学研究部门与档案行政管理部门的“脱离”,是研究者与实践者的“脱离”。教学研究者与档案工作者拥有不同的工作环境、生活方式及话语方式,两者的视域不同。因此,加强两者的交流、交融非常重要。上世纪80年代国家教委和国家档案局曾联合举办过数期全国档案学研讨班,为两者的交流搭建了平台。近年来。一些地方档案行政管理部门也相继搭建了类似的交流平台。有些档案馆还与大学档案教学部门建立合作关系,成为学生的实习基地。在行政部门组织的课题研究中,吸收档案学教师参与。这些举措为两者的“结合”创造了条件。当然,这种互动双赢的“交流”还远不够,离“交融”的境界就更远了。这方面,档案行政管理部门理应肩负更多的责任

——郭红解:当下档案学理论 你能引领实践否
《湖北档案》 , 2012 (3) :19-20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d=486318&page=8
全文链接:
http://www.archives.sh.cn/dabke/ ... 20121025_37052.html
参见链接:
用科学的实践唯物主义指导档案理论研究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extra=&page=1

TOP

  
  在新时代,档案工作者应该具有以下五种新的思维。

     第一,要有“人”“民”思维,注重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

     这里所说的“人”“民”,“人”和“民”是各有所特指的。“人”指的是我们通常所指的人民,“民”指的则是我们通常所指的民族。为什么要这样来表述呢,因为我想用一个最简单、最常见的词,来极简地表达党的十九大的主题。

     党的十九大的主题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用两句话阐明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即“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我们可以称之为“双谋”。这两句话16个字,根据我个人对党史和国史研究的理解,它既是党的十九大的主题,同时也可以说是党的十九大定位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主线,是党的十九大确立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主旨,是党的十九大又一次吹响的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进军号的主旋律。同时,根据我个人30多年对档案工作的理解和体会,这两句话16个字,也是我们档案工作的主要目标和主要任务,它是应该统率我们档案工作的一切、贯穿于我们档案工作始终。而这两句话16个字的核心,则是人民和民族这两个关键词。

    既然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是我们档案工作的主要目标、主要任务,是统率我们档案工作一切、贯穿我们档案工作始终的,因此,我们在档案工作中,就必须具有“人”“民”思维,也就是要时时考虑、处处考虑怎样更好地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把为人民服务、为民族复兴服务,放到我们的每一个谋划中、每一项工作中、每一个行动中去思考、去着想。

     一要在档案的建立、留存、接收、征集等方面,注重与人民幸福和民族复兴相关的档案,建立覆盖人民群众和民族复兴各个方面的档案资源体系。过去我们在提建立档案资源体系的时候,提的是建立覆盖广大人民群众的档案资源体系,那是在贯彻以“以人为本”为核心的科学发展观的条件下所提的,现在对照党的十九大精神来看,这样提还不全面、不完整,还需要进一步补充和完善,档案资源体系不仅要覆盖广大人民群众,而且要覆盖民族复兴的各方面内容。

     档案资源体系覆盖人民群众,实际上是指覆盖到每个人,不管这个人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是名人还是凡人,是对社会有贡献的、还是没贡献的,甚至也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因为即使是坏人,也要建立他的档案,甚至还要重点建立他的档案,这样,一方面可以通过档案防止他继续危害社会,即使当他危害社会的时候,也可以根据档案很快地惩治他。2000年,有几个盗贼进入某机关行窃,后来公安部门就是根据其中一个人的指纹档案而抓获了这个盗窃团伙。这说明建立坏人的档案,对维护社会治安有好处。另一方面,还可以通过档案有针对性地教育、改造坏人。电视里曾有报道,有些过去溜门撬锁的小偷,被改造成了替人们开锁的服务人员,有些过去靠“千手”为生的赌王,被改造成了揭露赌场秘密的反赌博宣传员。还有普通的平凡人、没贡献的小人物,今天看来他们是这样,也许明天、后天,他们就会成为大人物、知名人物,或者他们的后代会成为大人物或名人。因为现在的社会很公平、很公正,阶层流动性很大,每个人都有出彩和成功的机会,每个人都存在向上流动的概率,从凡人到名人,有时不过几年甚至几个月、几天的时间,你今天不给他建立档案,明天就可能后悔。

    在新时代,我们讲档案资源体系覆盖人民群众,不仅是指档案要覆盖到每个人,而且是指档案要覆盖到人的每个方面。过去我们讲人的档案,主要还是强调民生档案,也就是维护人们基本权益、基本生活需要的那些档案。而在新时代,人们的基本权利已得到了保障,基本生活需要已得到了满足,人们开始追求幸福生活、向往美好生活,这是比过去更高层次的追求,其形成档案的“面”比过去要广多了。人们在政治生活方面形成的档案,在文化生活方面形成的档案,在社会交往方面形成的档案,在健康旅游方面形成的档案,在休闲养生方面形成的档案,在改造生态环境方面形成的档案等,我们过去强调得很少、注意得不够,今后应该加强,注意把它们建立起来,有些还要接收或征集进档案馆。

     把档案资源体系覆盖到每个人和人的各个方面,关键要树立“人的档案最重要”以及“人的各方面档案都重要”的新的档案价值观。为什么说“人的档案最重要”呢?第一,人是活的,他会闹事,而事或物是死的。比如说,举个极而言之的例子,假如我们已经把关于事和物的档案丢失了或销毁了,那么事和物不会来闹事。但如果我们把人的档案丢失了或销毁了,人则会来上访、来理论、来闹事。最近十几年来,社会上不少上访案件、群体性事件,就是因为一些单位把人家的人事档案弄丢了,又不给人家补,人家就上访闹,要求补全档案。第二,人是群居的、社会性的,涉及人的档案如果集体丢失,人们还往往会集体闹事,从而造成社会动荡。2006年,日本发生公民养老金档案大量丢失的事件后,日本全国群情汹汹,舆论哗然,结果先是导致自民党丧失连续几十年独立执政的地位,接着又导致首相下台,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第三,人是代代相传的,一个人死了,还有儿子、孙子,甚至子子孙孙都还会用到关于他的档案。比如,2005年,台湾国民党领导连战首次访问大陆时,就获赠了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和有些省和单位负责人赠送他的关于他爷爷、父亲和母亲的档案,让他欣喜不已。所以,涉及人的档案的作用时间,一般要长于涉及事或物的档案。有些编写家谱的人,甚至会利用几百年前的祖先档案。最近十年来,我国的档案利用中,大多数利用者都是普通老百姓而不是公务员或学者,大多数利用者用的档案是关于人而不是关于事或物的档案。因此,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都证明人的档案价值重大,凡是涉及人的各方面的档案,我们都应该全面地建立、接收、征集、留存。否则,将来会吃亏、会后悔。

     档案资源体系不但要覆盖所有人的所有方面,而且还要覆盖民族复兴的所有部门、所有方面。也就是说,档案资源体系建设不但要注重涉及人的档案,还要注重涉及民族复兴的档案。因为人民幸福重要,民族复兴同样重要。没有民族复兴,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持久的人民幸福。民族复兴是全面的复兴,是需要一个较长时间段才能实现的伟大事业,它既包括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这五大建设,也包括统战工作、国防工作、港澳台工作、外交工作、党的建设等各方面工作,可以说,覆盖我们党和国家的各方面工作、各部门工作。所以,我们的档案资源体系应该包括我们党和国家各个部门在各方面工作中形成的档案,它既应该包括上层机关的档案,也应该包括基层机关的档案;既应该包括大单位的档案,也应该包括小单位的档案;既应该包括强势部门的档案,也应该包括弱势部门的档案;既应该包括公营机构的档案,也应该包括私营机构的档案;既应该包括境内机构的档案,也应该包括境内机构设立在境外的机构的档案。所以,档案工作应该对立档单位全覆盖,应该监督指导所有的立档单位全部建立档案,应该保证所有立档单位的档案最后都有归宿、都有去处。这样,我们的档案资源体系才可能是健全的、合理的。而目前来看,我们还不能说已经全部做到了这一点。我们今后在这方面还要不断地检查缺漏,不断地补齐补全。

     二要在档案的开发利用、提供服务方面,注重围绕人民幸福、民族复兴,建立方便人民群众、能有效为民族复兴各方面服务的档案利用体系。过去我们在提建立档案利用体系时,提的是建立方便人民群众的档案利用体系。用党的十九大的主题来对照,也不够全面和完整,也应该补上民族复兴这一块,也就是说,档案利用体系不仅要覆盖全体人民群众,而且还要覆盖民族复兴的各方面工作,档案服务应该覆盖从事民族复兴事业的各个部门、各个单位。要把档案利用的触角延伸到每个部门和单位,把档案利用服务送到每个部门和单位,让档案利用体系覆盖所有的部门和单位,让每个需要利用档案的部门和单位都能方便、快捷地利用到档案。事实证明,档案能够帮助每个部门和单位提高工作效率和工作水平,帮助每个部门和单位更好地为民族复兴作贡献;同样,每个部门和单位也都有利用档案的需求,也都可以通过利用档案来提质增效、助力民族复兴。所以,我们的档案利用体系也应该像覆盖每个人那样覆盖每个部门和单位,各级档案部门也应该像为人民群众服务那样,积极主动地为各部门、各单位服务。

     三要在档案开放中,注意保护个人隐私特别是负面信息,保护公民个人信息数据。无论是公开政府信息,还是开放档案,都不要随意公开个人负面信息和个人隐私,不要泄露公民的各种个人信息数据。这也跟个人幸福有关。如果个人信息都暴露了,特别是个人负面信息、个人隐私都暴露了,在这个大数据时代,人就可能随时被人肉搜索、“脱光”示众,被抹黑、被侮辱、被讹诈、被骚扰,就没有幸福可言,“人民幸福”就会大打折扣。受到影响的人就会同公开或泄露这些信息的部门打官司,从而影响社会团结和稳定,这不利于民族复兴。现在社会上有很多诈骗案,都是因个人信息泄露而造成的,因此,个人信息泄露确实对民族复兴不利。

     四要在档案工作中,注意调动人的积极性。档案各项工作都是由人来从事的,人的积极性和素质对各项工作的质量和水平尤其重要。因此,各级档案部门的领导,在档案工作的各个方面、各个环节,都要把做人的工作放在第一位,经常做人的工作,用一切可能的办法调动和发挥人的积极性、能动性、创造性,千方百计提高人的素质和能力。只有这样,才能使各项工作更出彩。

     人民幸福、民族复兴,是党的初心和使命,也是党和国家永远的中心和重点。具有“人”“民”思维的人,坚持为人民幸福、民族复兴作贡献的人,就永远在中心,不会被边缘化;就一定有地位,不会被矮化;就一定很重要,不会被轻易精简掉。
  
——新时代档案工作的新思维(上)
作者:全国政协委员 杨冬权
来源:中国档案报2018-01-18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redir ... o=lastpost#lastpost

TOP

发新话题

郑州档案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