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国外档案事业

  
  1998年和1999年, 分别在德国慕尼黑、柏林、杜塞尔多夫和美国纽约、西雅图举办的大型展览“深度存储:艺术的收集、存储和归档” (Deep storage:collecting, storing, and archiving in art) , 便是艺术家们对于上述现象思考的集中体现。这次集体展览共有5位策展人, 包括50多位艺术家的作品, 在2个国家的5个不同城市展示, 展出的是20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末艺术界与档案问题有关的作品集, 记录了作为当代艺术策略的收集、包装、存储和归档的重要性, 是艺术界首次举办的针对档案问题的大型展览, 是对艺术实践中的档案基础理论反思这一现象的重要认识, 其规模之大引发了艺术领域的强烈反响。

——当代视觉艺术中的档案文化渗透现象及其对档案的影响 冯雪 档案学通讯 2018-03-18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age%3D1&page=6 56#

TOP

  
  2017年, 又对《英国政府网络档案馆:数字和文件管理工作者指南》进行更新, 专门针对社交媒体信息的档案化管理做出进一步规定。据此, 英国国家档案馆每年两次对政府网站上的数据集及进行全面捕获和抓取, 并进一步筛选出对公共服务及公共决策具有参考作用的互动信息进行归档保存。

——我国政府社交媒体文件管理策略研究 宋魏巍 档案学通讯 2018-01-18

TOP

  
2.2.2  国家档案与文件局电子文件管理职责要求[9]

  国家档案与文件局是联邦政府文件与档案的行政管理机构和保管机构, 也是联邦政府电子文件管理机制的核心。国家档案与文件局为联邦机构的文件管理活动提供指导和协助, 并明确规定所有联邦机构应尽最大可能将电子文件以数字或电子形式移交入馆。其在电子文件管理上的主要职责有:
  (1) 研究制定电子文件有关标准规范;
  (2) 监督和指导联邦机构的电子文件管理工作;
  (3) 为联邦机构提供电子文件管理手册和相应的培训;
  (4) 在联邦机构内和机构间进行电子文件管理相关的检查和调研;
  (5) 帮助联邦机构解决在实际工作中遇到的重大电子文件管理问题;
  (6) 促进联邦机构交流电子文件管理的经验和做法;
  (7) 保管总统、联邦机构产生的具有永久保存价值的电子文件。
  (8) 引导国会和其他上级机构持续关注必要的电子文件管理政策和监管措施;
  (9) 收集和传递关于培训计划、技术技能获取及其他与文件管理有关的信息;
  (10) 针对电子文件的管理开展相关研究, 以提高和改进电子文件管理机制和实践;

  除此之外, 国家档案与文件局每年还向相关上级 (包括国会委员会与管理和预算办公室) 汇报当年的电子文件管理工作成果, 评估各联邦机构因文件管理不力可能造成的损失。

——美国联邦政府电子文件管理机制分析 张静; 范冠艳 档案学研究 2018-05-07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1&page=22 213#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extra=&page=36 356#

TOP

  
  简而言之,文件与档案的密切关系表现为:档案由文件转化
而来,是文件中的特殊部分,文件和档案是同~事物在其不同运
动阶段上价值形态变化的体现。

  具体来说,“档案由文件转化而来”指的就是文件是档案的前
身或源头,这一点在各国档案法规或档案学论著提出的档案定义
中已得到清晰的证明。

  “档案是文件的特殊部分”,指的就是并非所有的文件都能转
化为档案,档案只是文件中的特殊部分。

——黄霄羽著,外国档案工作纵横论,中国档案出版社,2002年04月第1版,第132页
参见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age%3D2&page=6 55#

TOP

  
  在此背景下, 1996年《信息自由法》修正案诞生了。 (4) 该修正案的显著亮点就是利用电子信息技术平台, 要求政府档案必须按时上网, 从而便捷社会公众能够及时无障碍地获得政府公务信息。
  ……
  (二) 联邦政府的保守本质
从学术界公开发表的论著来看, 总体上对以总统为代表的美国联邦政府对信息公开事务态度的评价还是正面的。其中, 最典型的例子是, 1966年7月4日, 约翰逊总统签署《信息自由法》时发表的《总统声明》就广受中外学术界好评和媒体反复报道, 甚至也得到了我国学者的肯定。 (3)
约翰逊总统是衷心拥护《信息自由法》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为什么作为总统下属的情报机关却一直敢于“倒行逆施”呢?笔者认为, 为了防止对这份《总统声明》产生以偏概全的误读, 必须对其全文进行逐字逐句的品读。为此, 笔者将其全文翻译如下:

今天, 我签署的S.1160修改了《行政程序法》第三节, 为公众依法获得联邦政府部门和机关档案提供准则。
该项立法源于我们最基本的一项原则:人民知道国家安全容许的所有信息的时候是民主制度运行最好的时候。 (4)
同时, 出于国家福利或个人权利考虑, 一些文件不予公开。比如, 只要是针对和平的威胁还存在, 就必须要有军事秘密。一个公民必须能够秘密地向他的政府抱怨, 正如他是——而且应该是——在报纸上提供信息, 自由吐露心事, 而不用害怕遭报复或者被要求讨论或揭露他的来源。
对个人公平也要求个人档案中的信息受到保护而不公开。政府官员必须能够与其他官员完全地和坦诚地进行非公开的沟通。如果他们被要求过早地公开信息或者提供公众调查的文件以及公开指导他们做出决定的内部指示, 他们就不能高效工作。
我知道, 这项法案承认这些重要的利益而且将试图为公众需要提供获得政府信息的机会, 以及为政府需要而保护某些类型的信息。对于美国人民来说, 这两种利益都是极端重要的。而且, 这项法案绝不削弱宪法之下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总统界定秘密的权力。有些人表示担心, 该法案的语言将被从削弱政府运行的角度加以解释。我却并无此虑。
我一直相信, 信息自由太重要了。如果信息自由必须要被限制的话, 只有国家安全因素才能决定, 而不是政府官员或者私人愿望。
我希望, 对于这项法案的措辞、精神和立法史, 我所提到的这些需要能被一种建设性的方法所提供。我正在指示政府每位官员为此而合作, 在符合个人隐私和国家利益的前提下竭尽全力提供信息。
美国是一个开放社会, 我怀着这种深切的自豪感签署这项法案。 (1)

——美国政府信息公开运动:宪法危机下的法律博弈 李建人 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8-03-20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2&page=15

TOP

发新话题

郑州档案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