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治学)方法论

  
方法论的洗礼

新京报:所以,你提及历史研究需要经受“方法论”的洗礼?诺拉开启的历史学方法论具有怎样的特点?

孙江:“记忆之场”是历史学寻求自身变革的产物。回顾上世纪80年代国际历史学的动向可知,“语言学的转向”(linguistic turn)对史料至上的实证主义史学提出了挑战,作为对过去进行表象(représentation)和再表象(re-représentation)的历史学,其在追求历史的真实性时,必须回答文本(文字、图像、声音等)是如何被建构起来的问题。

在《在记忆与历史之间》导言中,诺拉虽然没有言及“语言学的转向”,但明确指出历史学面临着“认识论”的大问题,需要确认自身在“当下”的位置。而“记忆之场”的实践告诉读者,在诸如档案等一手史料之外,日记、回忆录、小说、歌曲、图片、建筑物等均可成为话语分析的工具。

以往谈历史,追求的大多是和当下人类情感不太有相关性的主题,而诺拉所追求的“记忆之场”是另一种历史,当下的历史,与过去保持连续性的历史,现实集体所传承的历史。此外,我们以往对“历史时间”的看法有所偏颇,因为“未来”没有进入史家的视野,其实“历史时间”包含了“未来”,用德国史学家科塞雷克(Reinhart Koselleck)的话说,历史书写是缩短过去与未来的距离,是过去的经验空间(space of experience)和未来的期待视野(horizon of expectation)的混合。

——对话孙江 一分钟的沉默,也是记忆之场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1&page=17
摘自:
http://finance.ifeng.com/a/20160402/14304442_0.shtml

TOP

  
  大家明白,不论做什么事,不懂得那件事的情形,它的性质,它和它以外的事情的关联,就不知道那件事的规律,就不知道如何去做,就不能做好那件事。

——毛泽东(一九三六年十二月)
http://www.china.com.cn/aboutchi ... content_8905517.htm

TOP

发新话题

郑州档案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