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小小说三篇

小小说三篇

小小说
                                                                       执笔
                                                                     严永官
        刘文良在镇党委秘书的岗位上干了整整八个年头,现在陪伴的已经是第三任书记。经他手撰写的各种文字材料不能说等身吧,却也已经不下百万。
        刘秘书写材料有个习惯,即只要是以集体名义出面的材料,最后总是会用括号加个注:(执笔:刘文良)。用他的话说这样做有两个道理:一是表示文责自负,尽管内容都是经党委集体定调,完成后又由书记把关,但一旦如果真是出了什么问题,这头一棒子还是先敲在执笔的头上比较有回旋的余地;二是能体现本人的写作成果,这样白纸黑字地留着,一旦需要派个什么用场时,那可是硬碰硬的。
        自从年初区里开展处级单位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以来,刘秘书就成了联络员,负责与区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办公室联系。主要任务是上传下达个情况,起草个学习计划、总结等等。几个月的学习活动下来,刘秘书写出来的材料又是难计其数。
        这天,镇党委会议室里的研究会开得是异常热烈,矛盾的焦点是要不要请出席学习总结会的群众代表事先吃顿饭的问题。认为应当请吃者的理由是,这批群众代表历年来不管镇里有个什么活动,只要是上面来人需要听取群众代表意见的,他们就是基本队伍。而且每次的效果都很好,当然事前好酒好菜地请人家美餐一顿也是必不可少的前奏。你说这次要是少了这个环节,他们的嘴稍不溜丢地给损一下,那……持反对意见者认为,现在中央八项规定讲得清清楚楚,执行得也是严严实实,再说这些人都是“老代表”了,只要给他们讲清利害关系并做好承诺,应当没有问题。刘秘书因为与区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办公室的联系较多,也就成了反对派的代表人物,脸红脖子粗地不肯退让。眼看也争不出个子丑寅卯,党委胡书记便敲敲桌子:好了,这事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下班前,刘秘书接到镇办公室负责接待的袁主任通知,请他晚上5时准时出席在“大众乐酒店”召开的预备会。等刘秘书处理完手头的事情赶到酒店时,胡书记等一行镇领导和群众代表早已坐定,桌上好酒林立,佳肴满席。
        刘秘书一看立时就傻眼了,腑下身子与胡书记咬起了耳朵。只见两人嘀咕了半天也分不出个高下,随后刘秘书哭丧着脸跟大家招呼道:各位对不起,真是不好意思,家里出了点儿急事,刚才赶过来就是向书记请个假,我就不跟大家共同进餐了。
        第二天,刘秘书将事情如实向区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办公室领导作了汇报。领导立马一个电话打到镇里,请胡书记到区里来谈话。
        胡书记刚从区里回来,就把刘秘书叫到办公室交待说:刘秘书啊,你反映我们晏请群众代表的事引起了区领导的高度重视,今天把我专程叫去给狠狠地批评了一通。我也算想通了,这饭钱么按照区里领导要求由我来出,可这检查么看来还得由你来执笔了,因为你的觉悟高认识好,对整个事件的来胧去脉也比较清楚。
        啊!刘秘书张着个大嘴看着胡书记,干抖着双唇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

小小说
                                                                           心悸
                                                                          严永官
        老熊自从市大发公司裘经理被抓以来,心里总是忐忑不安,事发至今半月未到,人就显得神志恍惚,面容憔悴。为啥?就为自己在市建筑工程管理局局长位置上时,从裘经理那里得到的好处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不知这小子到底会不会咬出自己来呢?于是,今天他虽然一早就来到市纪委办公楼下,可转了好几个圈还是没能做出最后的决定,脑子里尽闪现着昨天那一幕……
        老家小镇的拐角处,一位颇具仙风道骨的老者端坐在小木櫈上,面前摊着一块绉巴巴的白布,上书:看相、算命、测字。旁边围着一群人正低声窃窃私语着。正在人们议论之际,一位背着书包的小学生挤进人圈,急吼吼地冲着算命先生嚷了起来:爷爷,我爸叫您赶快到他那儿去一趟。
        算命先生不耐烦地回答了一句:说是什么事了吗?你看我这不真忙着呢嘛!
我爸说他手头的案子遇到了难处,想请您帮助给算一下侦破的方向。小学生边说边低头抚摸着书包。
        屁话,派出所长都无法解决的问题,来找我这个算命老头?他不是还经常说要取缔我吗?今天咋还想到找我帮忙啦?
        哎呀,不是,我爸说,这次的犯罪现场是在城乡结合部,方圆好几百米都没有探头,所以他们怎么也弄不出什么名堂来,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来找您帮忙的嘛。您可快点儿啊!小学生扔下话转身离开人群,撒腿就朝远处跑去。
        算命先生没好气地追了一句:催什么催,你没看这么多人还等着呢吗?我要是立马走了,把他们给凉在一边,那还不把我这摊子的信誉给毁了啊?
        围着的人群一时骚动了起来,大家面面相觑之后,便争着向算命先生报起了八字。算命先生则抖擞了一下精神,清了清嗓子逐一给了一些似懂非懂的话,随后收好各人付给的卦金。老熊直到最后一位时才报上八字,并说:请您帮我算一下前途命运,如果能够帮助化解,这些钱就是您的。说着老熊掏出厚厚的一沓百元币。
        算命先生抬头凝视了一会,像是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似地说:哎呀,您不是市里那位什么局长么,我在电视里见过您,真是不好意思,您的命我可说不好,就送你四个字算了,这卦钱我也不收了。
        哪四个字?老熊急切地问。算命先生捋了捋胡须说:好自为之!说完就收起瘫子,拄着拐杖一步一晃地超前走去。不远处,那位小学生伸手挽过算命先生的胳膊,两人并肩消失在暮色之中。
        老熊对算命先生不肯为自己算命一事耿耿于怀,回家后就试着从电脑上查找原因,终于让他发现了算命中三个不收卦钱的行规,即阳寿将尽者不收、大祸临身不可避者不收、再无好运者不收。老熊心里突然一个缴灵:此人一定是神仙下凡,要不怎么刚才连当派出所长的儿子都找他帮忙?转念又一想不对呀,这个小学生可能是个托吧,真是的,弄得老子虚惊一场。可又一想还是不对呀,自己给的钱可比那些人给的总和还要多好多,他咋不收呢……
        想到这,老熊终于上楼走进了纪委书记的办公室。

TOP

小小说

小小说
                                                                          面子
                                                                       严永官
        工程学院20周年校庆在院大礼堂如期举行,礼堂里人头攒动,师生们三五成群交头接耳,热情异常高涨。
        学院的首届毕业生现在都已经是40出头的人了,可那股热闹劲儿一点儿也不比学弟、学妹们差。在一番热烈的寒暄之后,难免又交流起谁家的儿子钢琴考到几级了,谁家的女儿在市舞蹈比赛中得什么奖了……
        正当大家口吐莲花时,突然有人发现了当年的校花和学院一哥在一旁默默聆听,脸上显露出一副尴尬的表情。于是班长很自然地引导大家将视线和精力聚焦到了她们身上,直截了当地对她们开了口:喂,你们现在怎样啦,成家了吗?还是已经有孩子啦?校花和学院一哥尽管不想多说,但毕竟扛不住大家的热情发问,在同学们肆无忌惮的七嘴八舌中,大家终于知道了她们至今还各自单着呢。于是少不了又是一阵唏嘘和惋惜。
        想起校花和学院一哥当年在校时,那可真是金童玉女一对。大家都以为她们能够走到一起,也曾有人为她们撮合过。班长曾跟一哥说:我看你对校花还是挺有意思的,咋样,我给你牵牵线,追追她?一哥却说追啥呀追,你看她那目中无人的样,活脱脱一个骄傲的小公主,要是被她拒之门外那多没面子啊!还是算了吧。
        当时也有闺蜜跟校花说:你看你和一哥俩多合适呀,听说他没有胆子追你,我看你就主动去追他呗,要是……那多可惜呀。校花先用鼻子狠狠地发了一声:哼!接着说:我才不稀罕他呢,我就是要找也得找个既帅气又是学霸的男生,像他这样绣花枕头一包草的,我主动找他,那还不把面子都丢光啦。
        就这样,直到毕业,她们两人就没再正眼看过对方。离校后不少同学成立了家庭,有了自己的事业,联系自然也就少了起来。直到上回学院10周年校庆聚会时,大家才知道她们俩都还单着哩,于是大家又是一个劲地帮她们说合。怎奈校花叹口气道:哎,都这么些年了,即使再找也必定要找一个比他强的,要不我的面子往哪儿搁啊?一哥听了倒也不含糊:哟嗨,看把你美的,我现在还正没自由够哩,何必找一个盛气凌人的管家婆呢!……
        再看眼下,除了她俩还真没有谁没结婚的了,有的孩子都已经上学了,更有的是离过又结了。于是大家不免又把话题转到了这对当年的金童玉女,如今的剩男剩女身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狂轰烂炸起来,直说得她俩红着脸躲到了一边。
        这时台上的司仪宣布校庆20周年庆典活动开始,议程逐项依次进行。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到了午饭时分。大家刚刚各自落座,有人又与班长嘀咕起了校花和一哥。班长四周罔顾,突然大声嚷嚷起来:校花和一哥呢?接着便是发动大家到处寻找。不一会有人拉着班长,指了指舞台侧幕后面:你看,这不是她们俩吗。可不是吗,只见她俩紧紧拥抱在一起,背部明显还在不停地抽搐。班长一见这个情景,就像是打了鸡血似地高声喊了起来:在一起!在一起!首届毕业生大家都深知内情,便也掺合进来一起高喊:在一起!在一起!不一会,那些知情或不知情的学弟、学妹们也加入了进来,一起振臂高呼:在一起!在一起!
        再看台上那俩人,索性转身面朝大家,双手十指相扣高高举起,四行泪水从羞涩的脸颊上毫无顾忌地往下直淌。

TOP

随意,所以真诚;随风,所以自然;随缘,所以无怨无悔。

TOP

严兄的小小说真是越写越有味。特别是三篇的结尾,真可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TOP

《执笔》、《心悸》,一朵一朵反腐浪花。过去,谁能想象。如今非常现实。《面子》该是严兄见金童玉女而发吧?

TOP

老金童玉女!

TOP

回复 3# 沧海一粟 的帖子

TOP

回复 4# guodongsheng 的帖子

“真可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谢谢大哥肯定,继续努力!

TOP

发新话题

郑州档案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