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12
发新话题
打印

于光远论档

引用:
原帖由 伍振华 于 2013-11-4 08:22 发表
  
  国家科委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中国档案学会名誉理事长于光远讲话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各位同志:
     ……
  我在延安和建屏做过两任图书馆主任,进城后在北京大学图书馆系教过书,对图书有一定认识。那么,图书和档案的区别在哪里?我觉得,写书、出版书就是供人阅读。而档案,不论文件、手稿、记录、技术图纸、财会簿册、印模、照片、电影片、录音带、唱片等等,在未形成档案之前,都不是为了供社会公众甚至也不是为了供一般研究者阅读的,而是为了当时处理事务的需要。在这一点上,它们同地下发掘出来的文物倒有一点相同之处。即今天的文物在当时并不是文物,也不是供社会公众鉴赏或供考古工作者研究的,而是为了当时某种需要。正因为后来成为档案的文件、手稿等在当时是为了处理事务所需要的东西,它才成为后来查考、研究当时处理某件事务的经过和当时背景的可靠根据。这一些,也同发掘出来的文物可以用来说明当时的社会生活的道理是一样的。在档案学书里讲档案是历史的真凭实据,是第一手的原始材料,就是从档案这个特点而来的。即使档案中讲的事情是假的东西,从档案中我们可以看是当时造的假,也是当时历史的真凭实据。例如林彪,“四人帮”作伪的档案,查出来也是证明当时做的伪,逃避不了他们作伪的罪责。所以,档案的这个特点和图书不一样,和文物有点相近。
     但是档案和历史文物又有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在档案形成——即在文件、手稿等归档的时候,就准备将来可能的查考。它们是有意识地保存下来的,而从地下发掘出来的文物之保存下来,完全是无意识的。
  ……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hread.php?tid=49706

TOP

  
  再说一点我在那篇文章里讲的话,我说“同发掘出来的文物可以用来说明当时的社会生活的道理是一样,在档案学书里讲,`档案'是历史的真凭实据,是第一手的原始材料。这是从`档案'这一个特点而来的。因为即使档案中讲的事情是假的东西,也可以从档案中看出是当时造的假,是当时历史的真凭实据。例如林彪、`四人帮'做假的档案,查出来也是证明当时做的假,逃避不了做假的罪责。所以,档案的这个特点和图书不一样,和文物有点相近。但是档案和历史文物又有不同的地方,这就是:在档案形成———即在文件、手稿等归档的时候,就准备将来可能的查考。它们是有意识地保存下来的,而从地下发掘出来的文件之保存下来,完全是无意识的。这就是说,档案是处理事务的有意识的副产品,而文物不是这样。这样就产生形成档案的东西在归档前的保存、归档时的选择这样的问题。能够反映当时社会生活的东西,可以说是无数的,当然不能都作为文物保存下来,而且有些东西是根本保存不下来的。我想人类以前没有有意识地把一些能够反映当时社会生活的物件保存下来,但是以后是会发生有意识保存文件这种事情的。作为今天民俗研究保存的物件,将来就会变成文物。在这里就有一个选择的问题。至于档案,能够反映处理某种事务的经过和它的背景的东西,也是多得不得了的,也不可能都保存下来。每年我们不知道要销毁许多文件、手稿等等。这也是必要的。但是,必须有意识地把必须保存的文件等等很好地保存下来,并且应该保存得很完整。由于档案的使用是在归档以后,又不知道哪天能使用。所以,搞档案工作要有预见性,要预见哪些文件有用,哪些文件无用。这也就是说在进行选择时有一个水平的问题,要能正确判断它有无保管价值、价值高低。在档案学中应该研究这个问题。通常说,不该保存的还要保存。但是目前情况是有关的材料该保存的东西没有能保存下来,这是主要的矛盾方面。我们应该想办法保存得全一些,把有用的东西保存下来。档案工作也不仅是保存,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做。有的是当时就要做的,有的是以后要做的。比如档案的鉴定工作,那是在以后做的事情。那时有些事弄不清楚了,就要对档案进行一番考证,看它是真的还是假的。这种工作现在常做,在将来也会有。但是,如果归档时工作做得认真,做得科学化,就能减少以后的这种鉴定工作。这些工作,都是由档案的特点产生的。

——治学要特别重视第一手材料——论档案和档案的作用 于光远 -学术界2006年01期
上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age%3D1&page=25 248#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extra=&page=28 275#

TOP

 12 12
发新话题

郑州档案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