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畅行在档案界里的“游击队长”----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严永官研究馆员

我这个人说来也真有点怪,真要回过头来看一看想一想,好象只有甜甜的感觉,其他滋味倒真没有那么清晰。这也许就是“要我做”与“我要做”的区别吧。记得有一个星期天,我一天誉抄了9000字,当时是累了点,但真没有感觉到苦,当一个人想做而且意识到所做之事非常有意义的时候,什么累啊苦的就都不那么在意了。其实再往白了说一点,刚开始时还就是为了一点“私心杂念”哩。

TOP

哦?什么样的“私心杂念”让您括淡了所有的苦和累?

TOP

我当时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意识,那就是不能让人给小看了,“一个有着14年戎马生涯的军转干部,又接受了两年的档案专业教育,怎么也不过如此?”这个问题一直在我脑际萦绕,于是我告诫自己要加倍努力,在实践和研究两个方面双管齐下,尽快取得让人看好的成绩。现在想想,将这种私心杂念溶入到自己的事业之中,不但没有坏处,而且还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

TOP

静水对老师的“私心杂念”肃然起敬了。“军转干部、专业教育”对您来说已不仅仅是人生经历,而成了生命中的标识,捍卫这种荣誉俨然转化为潜意识中的一种动力。这也是1993年一年您能发表14篇专业文章的原因之一吧?

TOP

也许1993年正好发得比较集中,(这其中有以前写的)当时是有点沉湎其中了,看见什么都想写。

TOP

目及之处皆文章,老师真是入境界收不住笔了。在您137篇文章中,有86篇实践性文章,占到了63%,从《区县档案局的建设亟待加强》到《谈谈编制卡片式检索工具应该注意的几个环节》,可以说触及到了档案工作的方方面面,您这一路“游击”打下来,“责任田”、“根据地”处处可都是风生水起了。

TOP

这就是游击队的优势。我的文章都是从工作中来的,认真深入工作实践---善于发现问题---努力思考问题---尽力解决问题---再写成文章。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但这些只是业务问题的研究,对实际工作有一定的指导意义,但并不能够算得上学问。

TOP

老师是怎样来看待“学问”的?

TOP

我一般不会说我写了多少篇论文,而是说写了多少篇专业文章。专业文章注重指出和解决工作实践中的问题,论文应当是提出并阐述一个理论问题,或者说从实践出发上升到理论的高度,所以要说学问,我只能说是开始做了一点,但只是这一点,还连自己都感到不太理想。

TOP

1987年您的《档案利用理论初探》一文获得了优秀学术成果奖,当时是什么原因促使您把“档案利用”提升到理论高度来研究的?

TOP

发新话题

郑州档案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