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让历史更深刻地烙印到世界人民记忆中

让历史更深刻地烙印到世界人民记忆中

——从“南京大屠杀史档案”申遗说起

  对于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的认知,中日双方之间的角力始终受到世界关注。时至今日,虽然也有日方友好人士对大屠杀表达了痛心和忏悔,但这一惨绝人寰、骇人听闻的反人类暴行依然没被犯下罪行的日本所正视,特别是一些右翼分子更妄图以各种形式肆意掩盖或否认历史。日前,南京市委、市政府下发了《苏南现代化建设示范区南京国家文化遗产保护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明确“南京大屠杀史档案”申报世界记忆遗产。从南京市民呈报家人被杀、被奸、财产被抢的申诉,南京市临时参议会关于南京大屠杀案的调查报告到世界红十字会南京分会、崇善堂、普育堂等团体掩埋尸体、救济难民的照片资料、情况统计……这批档案分大屠杀暴行、掩埋尸体、市民呈文、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设立慰安所等方面,详细记录着侵华日军在南京制造大屠杀的如山铁证。南京对档案进行申遗,既是对妄图掩盖或否认历史的相关国家及极端分子的有力反击;同时更坚定了我们尊重历史史实、珍视今日美好生活和坚决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教育和警示后人“落后就要挨打”,应自强不息,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无疑是中华民族深入骨髓、惨烈锥心的痛,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永恒之殇,同时也是人类历史上最丑陋的疤痕之一,值得世界上所有爱好和平的人们永远铭记。世界记忆遗产申报条件中有明确的两条:一是文献遗产必须真实;二是文献遗产必须独一无二或无可替代,具有世界影响性和有重要文化价值。另外还有时间、地点、人物、专题和主题、形式与风格等多项申报要求,同时也会考虑是否濒危消亡等情况。无论是哪一条,“南京大屠杀史档案”都具备。其申遗,反映了中国人民对于尊重历史真相、控诉法西斯侵略者罪行以及祈求世界和平的强烈愿望。此举态度严正,立场鲜明;文物史料也丰富详实、概念完整,完全具备申报世界记忆遗产的条件。

  南京大屠杀的罪恶罄竹难书,令人发指,不容否认;无数证据都在指证法西斯侵略者的滔天罪行,其真实性不容置疑。在世界反法西斯的战争中,中国是亚洲的主战场,为战争做出了惨烈牺牲和巨大贡献,发生在此期间的南京大屠杀无论从政治、经济还是军事、文化等诸多方面都深刻影响了世界文明发展的进程,其历史存留的文献资料无可替代。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特别是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恶意扭曲、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确实让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在面对时有迟疑、有不解甚至被误导到历史真相的反面去。这是需要警惕的,也更显见此次“南京大屠杀史档案”申遗之必要之紧迫,以及不辜负死难者和警示后人的使命与担当。

  “南京大屠杀史档案”以申请世界记忆遗产的方式,将法西斯施暴的凿凿铁证公之于众,既是对保护世界记忆的贡献,更是一次宣讲南京大屠杀史实、驳斥日本右翼势力肆意扭曲甚至抹杀历史恶行的国际公关之旅。近年来,日本政府及有关方面无视历史事实,频频伤害亚洲受害国人民感情,或否认历史,或参拜靖国神社,以无知和胡搅蛮缠挑衅世界秩序。虽然我们对南京大屠杀相关史料、证据做了征集、整理、出版等大量的工作,对相关证人、亲历者做了“口述史”记录和归档出版,但受各种条件所限,并未能在世界范围内为人所充分认识、理解。除了书籍、影像出版物的讲述,文化场馆文物展览的倾诉,申请世界记忆遗产的重要意义在于让南京大屠杀历史更深刻地烙印到世界人民记忆中,更是对倒行逆施的日本右翼史观的强力一击。

  记住历史,方能放眼未来。“南京大屠杀史档案”申遗,让苦难的集体记忆成为世界文明进程的一面镜子,更激励我们牢记历史,尊重历史,在一种正确又积极的记忆态度和历史观念中,奋起自强,以努力维护世界的和平。(王新荣)

http://www.cflac.org.cn/xw/bwyc/201402/t20140214_243038.htm

TOP

保留幸存者记忆是一项历史使命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国际标准口述档案首次全球发布
  
2013年12月16日 09: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12月16日第537期 作者:记者吴楠 浏览: 125 次 我要评论 字号:大中小
本报讯(记者吴楠)12月13日,12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以下简称“幸存者”)证言影像和口述档案首批内容,在美国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研究基金会官网和基金会影像历史档案库官网上用中英文首次向全球公开发布。

“随着时间的推移,幸存者越来越少,不到200位的幸存者已经成为见证这段历史的‘活化石’。”扬州大学原副校长周新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系统、规范地进行一些口述影像资料的整理和研究,不仅能为南京大屠杀补充新的证据,还能以其鲜活的形式让全世界人民更清晰地了解到这段历史的真实状况,使世人能够更加铭记这段历史。

当日,美国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研究基金会—影像历史与教育研究会、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幸存者)口述史分会、中华口述历史研究会暨扬州大学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共同签署了《中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历史研究深度合作项目》合作意向书。

和平需要世界人民共同维护。美国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研究基金会执行主任斯蒂芬·史密斯说,幸存者告诉我们,仅仅说一句“不再重演”而忽视其他人的苦难,那是远远不够的。保留幸存者记忆是一项需要全世界人民共同承担的历史使命。

南京大学南京大屠杀史研究所所长张宪文表示,幸存者的口述史料都是当事人亲历、亲闻、亲见的史料,所以它们是这段历史弥足珍贵的一手档案。他强调,在利用口述史资料进行南京大屠杀研究时,要注意与其他材料相互印证。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特聘编审荣维木提出,南京大屠杀研究作为一种人类史、战争史研究,进行经验性的总结是很重要的。“过去我们的研究着重关注‘暴行’这个方面,以后侧重点可能会有所扩大,如去了解为什么人类社会文明发展到上世纪还会发生大屠杀等问题。”

截至14日记者发稿时,夏淑琴、杨翠英、陈桂香3位幸存者的影像资料与口述档案已经发布,其他9名幸存者的口述史料在整理完备后即会对外发布。资料由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与美国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研究基金会以国际口述档案标准录制。

责任编辑:常畅
http://www.csstoday.net/xueshuzixun/jishizixun/86635.html
  

TOP

两岸四地青年齐聚南京 祭奠大屠杀遇难同胞

  
2015年07月30日09:44    来源:新华社

全文链接:
http://bj.people.com.cn/n/2015/0730/c82847-25776290-3.html

TOP

生死恨
是非铭

TOP

牢记历史,勿忘国耻!

牢记历史,勿忘国耻!

TOP


  
  历史是过去的现实,现实是未来的历史。谈现实、想未来,都不能忘了历史。历史不容割断,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http://csr.mos.gov.cn/content/2016-10/17/content_41133.htm

TOP

  
  过去把记忆仅仅当作盛信息的储藏室,而新的研究完全改变了这个看法。新的对记忆的理解是,记忆在形成过程中,被称为自传式的记忆,即过去发生的事情和经验,是在和他者发生关系的过程中,被唤起、生成的,记忆是一个带有可塑性的动态系统。①记忆的本质是可塑性,这个观点不但在大脑生理学领域,也在分析社会、政治现象时得到广泛运用。在人类学和社会学中,记忆不是作为个人的现象,而是一种集团的现象而发挥作用。莫里斯·哈布瓦赫(Maurice Halbwachs)的这个集体记忆论重新受到瞩目,进而推动了共同体和记忆的关系,即社会记忆论的研究。这个倾向致力于把握技艺、技能的习得、即传承过程本身的合法的边缘性参与(Legitimate Peripheral Participation)有相通之处。讨论风景、景观、建筑等所谓空间的物象化的地理学,最近出现了向人文主义、现象学倾斜的动向,这个动向也可以作为记忆论的一个支派。而历史学更是积极地导入了记忆论。有关战争受害者的证言的可信度和正当性的讨论,促进了对历史叙事理论(narrative theory of history)和口述史的再认识。
  
——岩本通弥(2011王晓葵译)
下文链接: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hread.php?tid=16120&page=13
128#

TOP

一些深刻的记忆,总是留在历史的时光里
热爱生活,是一种态度,不必在乎形式。
http://hexun.com/y3h3h31358/default.html

TOP

发新话题

郑州档案数字化